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英诞突然来的一个小脑洞:

英国尤金妮公主大婚,出席的贵族名流、超模明星里,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格外引人注目,好像在女王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结婚的时候,他也曾这样优雅地戴着一顶相同的礼帽。

颠倒

  吴迟坐在冰冷的瓷砖上,晃了晃神。他感觉自己的肚子如同膨胀的气球,贴着自己的身体伸进了自己的血管。
  他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衬衫被撑出了一个可怕的圆形。他颤抖着手解开扣子,看见自己血管纵横,诡异鼓胀的肚子泛着青白色——如同怀孕。
  “怎么,还等我扶你?怀个孕这么矫情。”熟悉的女声带着陌生的跋扈,他吃力地抬头,发现竟是自己的妻子。
  印象里唯唯诺诺,裹着围裙穿着朴素的女人,此时穿着一身干练简洁的女式西装,化着精致妆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顿时怒不可遏,把一切诡异的变化暂时抛到脑后,“谁让你去上班了?穿这么骚给谁看?”
  两条穿着黑丝袜的腿踢开了高跟鞋,他猝不及防挨了一个耳光,俨然是他平时对她的模样,“臭男人,居然敢对我呼三喝四?”
  他震惊且愤怒,冲上去就要与她厮打,沉重的肚子突然蹿上刺骨的寒意,眼前的一切变得朦胧。
  妻子推开了他,“滚去做饭!饿死老娘了!”
  “你……”身体上的变化与地位的落差让他张目结舌。
  “男人伺候女人天经地义,你什么你?!”
  吴迟的脑中轰然炸开一个念头,“女人就是男人的天”。这个念头到处乱窜,使他混混沌沌,他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厨房,熟练地做好饭菜,忍着不适乖巧地坐在餐桌一旁,恍惚地看着大快朵颐的女人。
  吃完饭,他挺着大肚子吃力地洗刷着碗筷,手指发抖眼前发黑。妻子在客厅里看手机直播,男主播的笑声钻入他的耳朵里莫名发疼。
  他迷茫落寞地拎着垃圾下楼,看见邻居抱着孩子开门,脸上是掩盖不了的疲惫。
  “老兄,什么时候一起喝酒啊!”他下意识地说。
  邻居大惊失色,“小吴啊……你怎么了?”他紧张地缩了缩脖子,“这要是给我老婆听见,我死定了!”
  是吗……吴迟张了张嘴,品味着这句话的古怪。他依稀记得好像和邻居一起喝过酒,身旁是不同于日渐臃肿的妻子的热辣美女,娇笑着把手臂缠上他的脖子,印下红彤彤的唇印。
  他们勾肩搭背地回家,彼此之间的酒气萦绕着冲进夜色里。他听见邻居的妻子责怪他却被痛打的声音,听见邻居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他摸了摸脸上的唇印,仍然想着那个美女,看见妻子就突然产生了厌弃。
  “我……我以前也是年轻漂亮的女孩!还不是因为嫁给了你!”
  他怒火中烧,连扇了妻子好几个耳光,叫嚣着说有本事挺着大肚子离婚,随后满足地咂咂嘴睡在柔软的床上。
  他曾经意气风发,在家里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啊。
  邻居的

合法顺风

  “被强奸又怎样呢?反正都是你们女人的错。”
  他的手搭在方向盘的皮革上,就好像已经摸到了后座女孩的皮肤。
  谁让你踩着一双高跟鞋笃笃地来?谁让你穿短裙诱惑我呢?谁让你化着精致的妆,涂着口红的嘴唇张张合合,“司机您好,麻烦送我去……”
  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目光猥琐地在女孩年轻的脸上徘徊。
  心里犯罪的欲望和对法律的恐惧在交织。
  反正就说,是她勾引了他!穿的这么骚活该被操!对陌生人笑得这么甜肯定是个婊子!瞧她那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肯定不少男人摸过!
  轮胎在地上摩擦,转眼他换了个方向,兴奋蹿上了他的眼睛,燃烧着他的额头发红发烫,热汗流到额角边滚进了座椅。
  “司机?这个路不对呀?”
  说话这么黏黏腻腻,一定是个叫床叫得孟浪的骚女人。
  “走小路,快一点。”他挤出一点笑容。
  女孩没看到他半边脸上的邪恶笑容,但心里莫名觉得不舒服,于是给闺蜜朋友家人都发出了信息。
  她多了个心眼儿,给打车app客服也发了一条信息,但客服一直礼貌地说稍后回复。
  几个转弯后,车开进了一条死胡同,僻静得只听得见老鼠的声音。
  “骚女人,这下落到我的手心了吧?”
  女孩尖叫着哭泣,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仿佛是凌迟的刀刃破风而入。
  她最后呼吸了一口人间浑浊的空气,死在了一个普通的夜里,眼睛久未合上。

  “顺风司机强奸案”只在各大网站上点燃了几个月,随后冷漠的人们继续着生活,一个普通女孩的死并未掀起什么风浪。人们偶尔谈起她,只说都怪她晚上打车,都怪她穿的少,苍蝇不叮无缝蛋肯定自己也是个婊子。
  司机入了监狱,不过五六年光景,他意气风发地出狱,又做起了顺风车司机的营生。
  本来他是要偿命的,不过他的家人给他开出了精神问题的证明,又有各媒体给挖掘出的凄苦身世加持,再加上可能审判者也认为是女孩太骚的过错,所以他安然无恙,走在阳光下已经忘记了自己背上一条沉重的人命。
  打车app给女孩的家属赔了一大笔钱,但一点损失也不见,服务范围越扩越大,业绩蒸蒸日上。
  他开着新贷的车,吹着口哨接着单,远远看见一个年轻女孩拿着手机向他走来,不禁心猿意马。
  又来一个。
  反正我是合法顺风,不差这一回。
  车门“啪”地关紧。
 
 

文笔越来越糟糕!

一篇是2016年的《屠龙》
一篇是2018年的《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