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仏英/皮格马利翁

tip: 皮格马利翁,希腊神话中爱上雕像的人,他疯狂地爱着雕像,给她取名伽拉忒亚,并诚挚地请求爱神赐予她生命。

“我是个疯子,也许我是皮格马利翁的灵魂。”
 
  小疯子,他唤我。
  我喜欢从他口中发出这个词的语气,带着无奈和一点点的欢喜。
  我倚靠在他的怀里,感受到他的发丝轻轻拂过我的额头。
  “弗朗西斯,也许我真的是个疯子。”
  他大笑着,我把耳朵贴近他的胸膛,听着他胸腔里回荡的余音。
  那声音是如此的空洞,仿佛他没有心脏。
  我闭着眼,枕在他的颈窝处沉沉睡去。

  “亚瑟?你还好吗?”
  我恍惚地回头,发现是负责出版的伊丽莎白女士。
  “噢,噢我很好。”我向她点点头。
  她眼睛的担忧一览无余,她的睫羽轻轻地颤抖。无言的尴尬后,她似乎犹豫了很久,终于有勇气向我开口,“那个……你和弗朗西斯还好吗?”
  “很好啊。”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忽略她身后工作的人奇异古怪的眼神。
  她仓皇地离开,我站在原地听着嘲笑的话语。
  “大作家说,和他的伽拉忒亚很恩爱哦,哈哈哈哈。”
  “看他的样子,像一只笨头笨脑的青蛙。”
  这令人厌恶的世界和嘴脸。
  我把事情讲述给弗朗西斯听,他的嘴角扯出轻蔑的笑,“聒噪不停的他们更像青蛙。”
  我梳着他那头璀璨美丽的金发,轻柔地用木梳划过他的发丝。他说我就像一个孩子在摆弄娃娃,他是我最可爱最喜欢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是啊,我有很多个任我摆弄的娃娃,他是我的唯一。
  “睡吧。”我吻了吻他的眼睛。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没有生命啊!
  亚瑟你疯了!
  你写得再多!他还是纸做的啊!
  这些声音在我的脑里旋转,就像巫婆搅拌着她的毒药,用扭曲的微笑把药灌进我的嘴里。
   “在我的眼里,只有他是鲜活的。”我无助地回应着质问和叹息。
  他在石头里哭泣,我是拯救他的皮格马利翁。
  毒药蔓延到我的腹部,我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最后忍不住嚎啕大哭。
  他抱起我,用舌头舔舐着我的眼泪,我感受到他温热的舌尖在我的脸上小心翼翼地移动。我颤抖着吻住他的唇角,柔软的触感让我有片刻的失神,我把双手绕上他的脖颈,剧烈地喘气。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我一遍又一遍地叫他。

  我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如今能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对我来说都算体力活了。
  在我的写作生涯最辉煌的时候,我用我的金钱在湖边构建了一所躲避现实的庄园,在这里我遇到弗朗西斯并爱上他。
  在秋日的早晨,键盘的声音里,他渐渐有了雏形。
  我欣喜地看着我的爱人睁开他湖蓝色的眼睛,我看着他浅金色的睫毛翳动,交杂着一树纷飞的秋叶。
  自此我有了情人,他名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会给我做早餐,会抱着我在客厅小憩,会陪我看电影,会嘲笑我挖苦我,会眯着眼叫我小疯子,会满足我的情欲——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
  我亲吻着他的胸膛,手下紧致的皮肉麻醉着我,我告诉我自己,这是我的爱人。
  我过往的友人摇着头离开了我,我亦沉沦在自己构建的迷梦里,我爱他的一切,他的眼睛,他的笑容,他的嘴唇和身体。
  尽管他是我制造的。

  我越来越虚弱,我已经分不清是睡梦还是现实,我紧紧抓着他的手像无助的孩子。
  他安慰着我,在我的脸上留下冰冷的吻。
  我听到医生们的窃窃私语,他们说我没救了。
  “胡说八道。”我把脸挨在他的掌心上,企图蹭到一点温度。
  我们在帘子后接吻,唇舌相交我短暂地忘记了痛苦,我迷恋地看着他,我混沌的脑子接受着他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护士掀开了帘子,“柯克兰先生?您在干什么?是不舒服吗?”
  弗朗西斯惊惶地放开我,我揪着他的领子求他不要走。
  我想我一定狼狈极了,我感觉到我的眼泪和鼻涕糊住我的脸,我的五官因为恐惧而扭曲,我的手背上是累累青筋。
  “别走,别走……”我绞着他的衣服。
  “啊!”护士的尖叫几乎刺穿我的耳膜,我的眼前一片模糊。

  “那就别救了。”我打断医生的喋喋不休。
  我坐在客厅的摇椅上,对惶惶不安前来的医生说,“让我死吧。”
  我疲惫地靠着弗朗西斯,“弗朗吉,我太累了。”
  “我的小疯子应该精力充沛。”他爱怜地磨蹭着我的头发。
  我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努力地横贯在现实与虚构的边缘。我摇摇欲坠,离万丈深渊只有一步。
  “我是你的皮格马利翁。”我呢喃着这句话,再度闭上眼睛。

  我拉着弗朗西斯在森林里散步,我语调缓慢地对他说着最近的事情,他侧着头微笑着听。
  他今天很好看,长发绑起垂在肩上,穿着淡蓝色的衬衫,衣领上别着一朵干鸢尾。
  话说久了有些倦怠,我喘着气要求弗朗西斯带我回去。
  无人回应。
  秋风擦过我的脸颊,我颤抖着出声,
  “弗朗西斯?”
  他消失了。
  每个夜晚那些令我憎恶的声音出现了,他们说,他是死的,他不存在的。
  弗朗西斯是个死人啊!我想起朋友撕心裂肺的吼叫。

  我隐约听到一些令我浑身发冷的话。
  “医生……弗朗西斯是他写的一本书里的角色,那本书他还没写完,一直断断续续地存在电脑里。”
  “这么说,弗朗西斯是他的幻想?”
  不,不是!弗朗西斯是存在的,你们都是骗子。
  我捂住耳朵,麻痹自己不去听他们的谈话,在窗外的一轮满月里,我看到站在我床前的弗朗西斯披着月光。
  “我的伽拉忒亚……”我热泪盈眶,我向他伸出手渴求他的拥抱。
  他低下头轻轻说了一声再见。
  我歇斯底里地撕扯自己的衣服,我拽着他的金发对他咆哮,他依旧保持着悲悯的笑容。
  我什么也没抓到,他的身影虚化成一团冰冷的雾。

  我的手指在键盘上狂舞,仿佛是金色大厅里尽情演奏的钢琴家。
  地上是淋淋洒洒的汤水和吃食,我瞥了它们一眼,晃悠悠地转去洗手间洗脸。
  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自己苍老的面容。
  我凌乱的金发中生出了白发,绿色的眼睛犹如浑浊的死水。我的眼眶就是巫婆的容器,承载着两颗死亡的珠子。
  我的身体只剩下灵魂了,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恍惚间看到了弗朗西斯,他在对我微笑。
  “我是你的皮格马利翁。”
    灵魂熄灭了。

♚这一篇是说,亚瑟爱上了自己写的角色,幻想自己即是皮格马利翁,实际上弗朗西斯只是他的臆想。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