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仏诞/亲爱的小弗朗吉

  穿越这种事情,要么发生在王耀家的电视剧里,要么发生在自己的魔法阵里。
  亚瑟眉心猛跳,试图让自己接受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环境——这是他十几年前和爷爷住的地方。
  他感慨万千地抬头看着这栋白色的房子,记忆中极高的门如今用大人的视角来看显得十分小巧。
  他正打算推门而入,清脆的童声阻止了他,“这里是亚瑟的家哦。”
  他回头,看见金发垂肩的孩子眨着宝石蓝色的眼睛对他微笑。孩子的脸泛着淡淡的粉色,五官精致得像橱窗里的洋娃娃,穿着浅蓝色的衣服和短裤,露出纤细的小腿。
  如果不是要维持风度,亚瑟当场就想哈哈大笑。
  他盯着这孩子,心里想着把他吊起来打屁股,发泄一下他对成年之后的弗朗西斯的愤懑。
  弗朗西斯不知道眼前这个好看的大哥哥在预谋着幼稚的报复,他悄悄退了两步,看着亚瑟的脸时而愉悦时而狰狞。
  等等,他和亚瑟长得好像哦!
  弗朗西斯扯了扯亚瑟的衣服,“你是亚瑟的哥……叔叔吗?”
  这死孩子。亚瑟咬着后槽牙努力笑得亲切,“我是他哥哥哦。”
  “那你能带我回家吗?爸爸妈妈不在。”弗朗西斯的语气掺杂着可怜兮兮的味道。
  弗朗西斯的父母常年不在家,他经常跑来隔壁家的爷爷家吃饭,在六岁那年的暑假见到了爷爷的孙子亚瑟。
  从此这对小冤家每年暑假都会例行拆屋闹得天翻地覆,一对上眼就火花四溅。亚瑟偷爷爷的酒把弗朗西斯灌醉,给他穿裙子戴花环拍照,弗朗西斯偷偷把亚瑟的泰迪熊藏起来换成毛毛虫玩偶,把亚瑟气得七窍生烟。
  从孩子到少年一直不对头的两个人最后竟然成为了情侣。
  虽然亚瑟一直强调“看在弗朗西斯那么诚恳的份上我只好答应他。”,但是他死活掩盖不了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和两人身上散发的恋爱的甜腻气息。
  看着缩小版的小弗朗西斯,亚瑟实在无法拒绝。“好吧。”
  弗朗西斯欢呼一声,眯着眼睛去拉亚瑟的手,亚瑟抿了抿嘴回握他。
  孩子的手软软地躺在他的手心里,亚瑟想起弗朗西斯修长的手,在作画时凸出的骨节和摩挲他的脸时感受到的薄茧。
  “要我做饭给你吃吗?”
  “要!”弗朗西斯很欢快地回答。
  他天真地以为煮糊面的亚瑟有一个精通厨艺的哥哥。
  同居后弗朗西斯承包了亚瑟的一日三餐,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就能看见弗朗西斯围着围裙在厨房里优雅地做饭,嘟着嘴向亚瑟索吻。
  说起来他还真没怎么给弗朗西斯做过饭,给小一号的小弗朗做一次也算是补偿他。
  说实话亚瑟做的饭还是能勉强入口的,只是在操作过程中破坏力比较强而已。
  在弗朗西斯第四次把疑问的目光投向有浓烟滚出的厨房时,亚瑟黑着脸端出一块煎得焦黑的牛排。
  吃完饭亚瑟把弗朗西斯推进浴室里洗澡,转头研究起如何回去的方法。每每一想到弗朗西斯那张欠揍的脸,他就真的很想把小弗朗西斯吊起来打屁股,但这么做很有可能会给这个小屁孩带来童年阴影,所以他忍住了犯罪的手。
  “啊!”一声惨叫从浴室传出。
  “怎么啦?”亚瑟探头进去。
  眼前的小弗朗西斯光溜溜地站在浴缸里,上方的水龙头不断喷洒着热水几乎要把他烫熟,然而个子不够高脚一滑摔进了浴缸里。
  亚瑟无奈地把他抱起,关掉水龙头然后给一脸委屈的小弗朗擦干净身体。
  手下光溜溜的皮肤手感甚好,亚瑟突然想到就是这副身体在十几年后把自己压在了床上,他瞬间黑脸。
  他掐了一把小弗朗西斯的小屁屁。
  “啊!”又一声惨叫。
  “闭嘴。”亚瑟眼角抽搐,这死孩子叫得杀猪似得搞不好以为他在虐待儿童。
  小弗朗泪眼汪汪地企图用眼神控诉他,亚瑟不为所动,又随手对着小屁股拍了一巴掌。
  即使是小一号,臭美的程度一点也不比大一号弱。亚瑟唯一一次上学迟到就是等弗朗西斯梳头发,他恶作剧把弗朗西斯的头发缠在卷筒梳子上,第二天起床头发成功变成杂草。他本以为能在班里看到小朋友们一起嘲笑弗朗西斯的场面,谁知道他死活也不肯出门一定要把头发梳好,坚决得像是慷慨赴死。
  亚瑟很有耐心地给小弗朗梳头发,一把一把地顺,手法十分轻柔。弗朗西斯很享受地闭上眼睛,突然低头小声地说,
  “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生日……
  他蓦然想起,这一年他没有陪弗朗西斯过生日。他和爷爷去了伦敦看望姑妈,小弗朗的父母又远在国外。于是他没有蛋糕也没有祝福,孤零零地度过了生日。
  他回来后给弗朗西斯补了生日礼物,但那份落寞依旧沉沉地压在眼里。
  亚瑟心情复杂地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睡觉吧。”
  弗朗西斯乖巧地应了声“嗯”,躺在小床上拉好被子。
  亚瑟挨在他的枕边,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
  “生日快乐,亲爱的……小弗朗吉。”

  亚瑟是在弗朗西斯狼哭鬼嚎的笑声中醒来的。
  突然看到成年版的弗朗西斯,他一下子有些接受无能。
  弗朗西斯扑上来亲了他满脸,“小亚瑟居然对小时候的我这么温柔,真想不到呢。”
  “滚吧!”亚瑟没好气地推开他。
  弗朗西斯献宝似得把一面镜子递给亚瑟,亚瑟狐疑地看了看,然后从镜子里看到了他穿越回十几年前的全部景象。
  “卧槽!”他把镜子猛地一扔,弗朗西斯眼疾手快地接住,把他按倒在沙发上蹭他的脸。
  “打小弗朗吉的屁股手感好不好?哥哥我这里有加大版的。”
  亚瑟欲哭无泪,天啊该死的,弗朗西斯难道全程以上帝角度看完的?
  弗朗西斯咬着他的耳垂,“我想听最后一句话。”
  “……”做梦吧。
  “我想听。”弗朗西斯开始咬他的唇。
  亚瑟咬咬牙,
  “生日快乐,亲爱的弗朗吉。”

freetalk:仏诞仏诞仏诞!弗朗吉生日快乐!这个脑洞源于7.14不仅是弗朗吉的生日,还是英国的儿童节,所以……嘿嘿。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