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魔道祖师/晓薛】甜腻

♚架空古代AU,ooc有

  薛城主嗜甜。
  这位小公子年纪轻轻便执掌簋城城主大权,手段狠辣行事古怪,却甚是爱吃甜腻腻的东西。
  提起他接任城主那一天,人们都为之心颤——十七八岁的少年拽着浑身是血的老城主笑得灿烂,露出一对尖尖的虎牙,随手把老城主扔下了城楼。
  从此薛洋闻名天下,成为正道人士口诛笔伐的对象。
  他本人倒不甚在意,“喷几口唾沫又怎么样?我还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坐着。”

  晓星尘云游到簋城时,天上正下着大雨。
  他撑着伞站在雨中,伸出手碰了碰冰冷的雨水,雨滴在他白玉一般的指尖流转。
  气度不凡身姿挺拔,远望如谪仙。
  可惜没了眼睛。
  角落里的少年撇撇嘴,钻进他的伞下躲雨。晓星尘自是能察觉有人,倒也不慌只淡然一笑,“阁下这是?”
  “躲雨。”少年的声音里有一丝稚嫩,略带着不可一世的骄矜。
  晓星尘失笑,原是个蛮横少年。
  “在下行至簋城,还望阁下指点前路。”
  那少年仰起头,笑容在黄昏里滋生出些许邪气,露出尖利的虎牙。
  他引着晓星尘绕着街道兜兜转转地走,按捺不住心里的得意。
  夜幕降临,他才领着晓星尘大摇大摆地走进客栈。“不好意思啦,簋城荒凉,我找了许久才找到落脚的地方。”
  晓星尘知他是戏弄自己双眼不能视,簋城是边境少有的繁华之城,人来人往何处无客栈?
  伙计看见来客忙不迭上前,看见少年的脸时脸上突然褪尽血色。在少年威胁的眼神里强打精神,“客……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呐?”
  “好酒好菜。”少年笑嘻嘻地坐下,朝晓星尘拍了拍凳子。他也不知这少年何意图,只得坐下道谢。
  少年饮酒饮得不亦乐乎,把酒杯递给晓星尘。他婉言谢绝,但拗不过少年还是喝了一小杯。
  饭后他要了一间住房,少年斜倚在门边打量他,这人真有意思,被自己百般戏弄竟也不恼火。
  “多谢阁下引路之恩,不知怎么称呼?”
  “薛成美。”少年眯起眼睛。
  上楼时晓星尘摸出一包零碎的糖递到少年手里,“你好似很喜欢吃甜,方才吃饭时你的筷声多停留在甜菜前。”
  少年不屑地哼了一声,胡乱拆开糖纸把糖送入口中。
  “不够甜。”

  客栈的老板惶恐不安,飞扬跋扈的城主日日来此找那清雅如玉的公子,他怕生事端不敢迎客,又怕那公子察觉,小心翼翼维持着如刀尖行走。
  晓星尘只当薛洋是年少不知事的孩子,与他细细讲一路云游的风景,薛洋托着腮听,偶尔还会说簋城的逸闻趣事,倒也和乐融融。
  薛洋说话轻佻俏皮,常把晓星尘逗笑,又是像孩子一样的性格,平日里便来切磋剑法下棋饮茶,宛如挚友。
  当城主久了不免无趣,正好有人给他打发时光。他素日肆意惯了,城里都视他为洪水猛兽,见到他膝盖就发软弯曲,当真是一点也不好玩。
  薛洋一边看晓星尘练剑,一边嚼着糖,感受那甜腻的味道在舌头上一点点蔓延。
  晓星尘收起剑向他走来,他随意地把头靠在晓星尘膝上,一头黑发乱七八糟。
  “成美,莫要吃那么多糖,当心腮疼。”
  “哎呀可疼了。”薛洋装模作样地嚎了几声,“可是我就是喜欢吃。”
  “孩子气。”晓星尘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
  薛洋眯着眼睛,手指地轻轻一拢,一块纯白无瑕的玉璧握在了手里。他鼓起腮帮子哼哼几声,似乎真是糖吃多了的孩子模样。
  晓星尘抚着他的两腮帮他揉,这只手骨脉清明,修长有力,此时按在他的皮肉上如同清冷的月光覆盖。半晌晓星尘叹息出声,“薛城主,您何必来演这一出戏。”
  “哎呀知道了?”薛洋毫不意外地挑眉,提着玉璧的流苏坠子,“彼此彼此。”
  利剑出鞘,缠斗在一起难舍难分,剑身相擦尖锐刺耳,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客栈的后院激起飞花落叶。
  薛洋笑着说,“晓公子,两柱香前你还说我是你的好友呢,怎么这么快就打起来了?”
  晓星尘一个晃神,蓦然想起他们恬静安然地坐下树下下棋,白子黑子纵横,与现在的情形无二。
  薛洋的剑刺中了他的胸膛,他忍着翻身越过高墙,迅速消失流下一地血迹。

  簋城自前朝时就不受朝廷管制,城主的地位与皇帝无二。历代皇帝都想把簋城收回,奈何边境之地行军不便,又不敌这城中物资雄厚,只得放手。
  新皇素闻簋城城主行事诡异且为人丧心病狂,不敢轻敌,思来想去派去了剑术一流的晓星尘。
  薛洋早知晓星尘为何而来,多日的相处切磋也大致摸清了他的剑法,偷走了他保命的玉璧。
  那块玉璧可以为他召来军队包围簋城。
  晓星尘原以为他是个顽劣少年,直至那客栈老板于心不忍,悄悄告予他真相——薛洋,字成美。
  第二日老板连同整个客栈的人的尸体便挂在了城墙上,薛洋冷冷地看着他们,眼神如同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晓星尘尚躲藏在城中,薛洋派人四处搜寻。
  他嘴里含着的依旧是晓星尘给他的那包糖,他嘟囔着吞下,“不够甜。”
  翻,给我把整个簋城翻过来也要找到他!他对着手下发出命令。
  他的脑里一直重复着晓星尘的声音,如清风拂面。
  他曾在庭院里睡着,晓星尘把他抱起放在了床上,其实这会儿他已经醒了,但还是强忍着装睡。
  那人手势轻柔地给他整理着头发,轻声细语,“毛毛躁躁,连睡着也不安生。”
  棉被盖在他身上莫名带来一点温度,薛洋不屑地暗想,“简直啰里啰嗦。”但手还是悄悄拽了拽被角。
  “薛洋。”晓星尘唤他。
  他回头,一柄长剑没入身体穿心而过,晓星尘站在执剑人身旁,手微微颤抖。
  这颗糖,不够甜腻甚至还有点腥味。
  他舔了舔嘴角,仰面躺在地上。
  “为何骗我,我曾真心实意。”晓星尘出声道。
  薛洋哈哈大笑,“骗你才有意思啊。”
  好甜。
  他闭上了眼睛。
 
BGM:《红尘》
我很少写古风,我偏西欧,所以这篇憋得有些难受,所以写得也好烂啊……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