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原创/奥罗拉
♚改编自童话《睡美人》
 
  “在她十五岁的生日,会因纺织机的纺缍刺破手指而丧命。”
  黑衣的女巫冷笑着离开,黑鸦震落的羽毛落在皇宫的吊灯上,颤巍巍地欲落未落。
  国王与王后惊恐万分,下令销毁全国的纺纱车,收缴了全国的纺锤。
  那一日在空旷的广场,冲天的火光照亮王城的夜晚。木质的纺纱车在火焰里吱吱呀呀地哭泣,扭曲着幻化出蛇形。
  奥罗拉公主在王宫里安然无恙地长大,王后给她精心挑选了侍女,其中一个叫卡拉波斯的侍女引起了宫廷的议论。
  她长得十分美艳,浓密黑发和深邃的黑眼睛,眼角妩媚地上挑,唇色泛着鲜血的光泽,像是带着荆棘的玫瑰。
  王后不喜欢她的样貌,但奥罗拉却留下了她,“母后,我觉得她很亲切呢。”
  从此卡拉波斯成为了奥罗拉最宠爱的侍女,跟随她出席舞会,成为衬托这朵粉蔷薇的荆棘。
  侍女们总觉得古怪,公主与卡拉波斯的亲昵举止让她们感到暧昧,相互交流的眼神带着细微的情欲。
  十四岁的金发少女,笑容甜美可人,紫罗兰色的眼睛泛着盈盈水光,赤身裸体躺在卡拉波斯的身上。
  纱帐飞扬,流苏轻晃,她们在铺满玫瑰花瓣的床上唇齿相交,缠绵悱恻。
  女总管偶尔瞥见这一幕,倒在窗下不省人事。
  卡拉波斯眯起眼睛,手指按在奥罗拉的唇上,“亲爱的殿下,您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当然。”
 
  奥罗拉在她身旁沉沉睡去,睡颜恬静纯真。她起身来到窗前,乌鸦停在她的肩上。
  “奥罗拉从前也说过这话。”半晌她开口说话,却不是妖娆迷人的声音,而是嘶哑粗重的苍老音色。
  她看着重重粉色轻纱中沉睡的少女,目光时而阴沉时而温柔。
  奥罗拉公主的十五岁生日即将到来,国王大肆铺张,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流水般地堆在库房。侍女们用金盘端着制作精美的衣饰站在奥罗拉的面前,她纤细的手指卷着卡拉波斯的黑发把玩,漫不经心地选了一件红色的衣裙。
  骑马临行前她在马上弯腰亲吻卡拉波斯的侧脸,“等我回来哦。”
  然而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奥罗拉带了一个男子回来。
  午后的阳光穿梭在树林的缝隙间,迷路的王子体力不支,当他几欲晕倒之时他看到白马上的金发少女——他以为看见了天使,扑到马下请求解救。
  奥罗拉下马吃力地把他拖到溪水边,仔细地清洗他的脸。英俊的王子躺在她的怀里昏昏沉沉,奥罗拉有些心神荡漾,小心翼翼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站在树上的卡拉波斯眼里充斥着不甘与嫉妒,她面容惨白,紧紧拽着乌鸦的翅膀,“我让她重生可不是为了再让她背叛我一次!”
  她看着奥罗拉把他扶上马向王宫走去,化为蝙蝠消失。
  王子醒来后,向美丽善良的奥罗拉求婚,向她许诺半个王国。国王和王后欣然答应,婚礼在十五岁的生日典礼后举行。
  奥罗拉疏远了卡拉波斯,成日陪着王子在宫廷花径里漫步,或是共骑一马外出游玩。
  卡拉波斯的愤怒藤蔓一般疯长,缠绕着勒破她的血管,捏碎她漆黑的心脏。

  她的声音是在大火中损坏的,她吸入了大量的浓烟,而放火的人是前世的奥罗拉。
  她和奥罗拉的相爱被视为诅咒,为了逃离国王的追捕,她们逃出王国到了另一个国家。
  美丽的奥罗拉像磁石一样吸引着王公贵族,她沉沦在被求爱和被追捧的愉悦中,完全忘记了终日裹在斗篷中的卡拉波斯。
  一个贵族青年要带着她私奔,因为忌惮卡拉波斯,他们放火烧了她居住的高塔。
  她在火中看着他们离开,灼烧与疼痛使她的怨念形成了可怕的魔力——她成为了一个女巫。
  她疯狂地寻找奥罗拉并亲手杀死了她,病态地把她保存在水晶棺材里。然而某日她后悔了,拼尽全力却始终找不到复活的方法。她找来沙盘占卜,命运告诉她奥罗拉的灵魂已经重生。
  她诅咒奥罗拉会在十五岁死去,她就可以把她提炼成不死的灵魂,永生永世陪伴她。
  只是事情的走向失去了掌控。
  她起身端起烛台,敲响奥罗拉的门。
  “我亲爱的殿下,您遗弃了您的情人。”
  奥罗拉淡淡地看着卡拉波斯,眼神不复从前的狂热。
  只一眼,卡拉波斯积存已久的愤怒爆发,她桀桀冷笑,扭着奥罗拉的胳膊按到墙上。她踢开暗室的门,抓起奥罗拉的手向纺锤扎去。
  鲜血从公主的指腹里渗出,奥罗拉恼怒地蹬着卡拉波斯,刚要出口喊侍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双腿软绵无力向后倒去,沉沉的睡意浮上她的脑海。
  卡拉波斯抱着她走出暗室,放到床上。看着陷入柔软绸缎中的奥罗拉,她笑得狰狞。
  既然你背叛我,那我让你不死有何意义?不如永远沉睡,永远属于我。
  她抬手招来乌鸦,“让所有人下地狱。”
  在惨叫声和火光里,她俯身吻着安静的奥罗拉。
  “晚安。”

 
♚这大概是女巫由爱生恨的复仇,咳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