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Dover/Desire

one with our heart ,the stealthy creeping years.

  我看着他的眼睛。
  我隔着人群,盯着他迷幻空灵的湛蓝色眼珠。我想我是喝醉了,酒精使我产生一种幻觉,我窥见他眼底的轻蔑。
  自命不凡的法国人。
  我知道他是谁,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小有名气的雕塑家。他的雕塑线条流利,每一处都无可挑剔,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一堆没有灵魂的石头,它们在他的手下仅仅是雕塑。
  可我需要灵感,我鄙夷他的作品,厌恶他的傲气,却忍不住想咬他张张合合的唇。他的身体,他的脸……性爱一贯是我获得灵感的来源。
  我爱极了灵肉交合的快感,混沌的脑袋在刺激下迸发出海浪,缓缓地拍打着理智的沙滩,贝壳中的阿佛洛狄忒女神从欲海中诞生赐予我无限的灵感。
  他的嘴唇圆润,泛着一层诱人的淡红色,唇瓣沾着香槟酒,细微地闪烁着光泽。
  我梦魇一般来到他的面前,向他举起酒杯。他愣了愣复而微笑,“您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吗?我对您的画作十分……”
  虚伪,冠冕堂皇的话语。
  接着他充满欲望的嘴里蹦出了甜言蜜语。
  恶心的招数。
  我靠近他的耳廓,伸舌舔了舔他的耳垂。“我想和你做爱。”
  “我也是。”他眯着眼睛,像狡猾的狐狸。
  我已经忘了我们是怎么滚到床上的,我极少这么主动去引诱一个男人上床,他的抚摸和亲吻使我如坠云端。
  我们的关系是情人,仅限于情人,连恋人都称不上,维系这种暧昧关系的仅仅是对方的身体。
  我住在他的小公寓里,用窗帘包裹着淫靡的黑暗。我厌恶阳光的照射,过分的劣质神圣。
  这里堆满了石膏和雕塑,画架和画笔横陈在地上,我和他不分昼夜地分享对方的肉体,我喜欢这种感觉更甚于喜欢他。癫狂的灵感,鲜艳的色彩,弥漫的情欲和无止境的昏暗。
  所谓的艺术家。
  某一日他惊恐地啃咬我的嘴唇,吮吸着我的鲜血,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他新完成的雕塑——像我,又不像我,但是有了灵魂。
  真可笑啊,肉欲关系里会萌生出异样情感。我看不出他是喜是悲,他紧紧抱着我,再一次陷入失控的性爱里。
  我在摇晃中迷迷糊糊地回抱他。
  我们是艺术家,我们如同末日狂欢,挥洒着最后一点激情去满足灵魂。
  我们没有爱情,支配我的是情欲。
  诡异古怪的酸涩感在我的心里泛滥,我试图把它压下,它却冲上我的喉咙,最后化为苦涩的眼泪。
  我哭了。
  我惊异地抹着我的泪水。
  你爱弗朗西斯吗?爱他还是他的身体?
  我回答不出。

♚两篇合起来是一个故事。
另一篇《那喀索斯的后裔》http://chentuhaiyuan.lofter.com/post/1dce988e_10e408b0

诗的意思是“一起跳动,沉寂阴霾的时代”,诗人王尔德。

题目意思为情欲。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