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Dover暮色/参本文解禁

本名《自深深处》
◎中世纪AU

  国王的禁脔被囚禁在不见天日的高塔上,听着远方的钟声看着苍茫的暮色。

chapter.1

蜡烛颤巍巍地站在烛台上滴下滚烫的蜡油,年迈的老妇气喘吁吁地爬着石阶,臂间挎着的篮子放着干硬的面包。她来到厚重的木门前,掏出钥匙打开大门,把面包向里面一扔,“小家伙,吃饭了!”
  无人回应。
  她浑浊的双眼放大,震惊地看着原本束缚着那个瘦弱孩子的铐链此时孤寂地堆在角落,她的手颤抖着在胸前画十字,“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恶魔掳走了这个小囚犯!”

  年轻的国王倚在王座上,嘴角挑起意味不明的笑意,“您需要一个新的身份,
让他活下去。”
  站在宫殿中的黑袍老人从斗篷下露出阴森而危险的笑容,“我不过是奉陛下的命令。”
  他伸出枯树枝般的手运转出一团黑色的气体,白色的火焰在其中跳动,片刻后一个金发少年赫然出现。
  少年的五官精致,金色的碎发沾着麦穗,手脚皆留着常年被链条勒出的青紫痕迹。
  “柯克兰家留下的唯一后裔。”国王的蓝眼睛酝酿着森冷的寒意,“从今天起,您就是柯克兰子爵,他是您的养子。”
  老人发出尖利的笑声,抱着少年消失在一片烟雾里。

  在高塔的不明小囚犯莫名失踪后,看管他的老妇亦是因病死去。在城门外一个衣着破旧的老人牵着一个少年打听被烧毁的柯克兰家的城堡是否还在,并宣传自己是柯克兰家唯一留存的人。国王接见了他并授予他子爵头衔,命人重修毁坏的城堡。

chapter.2
  “亚瑟,你想违背我吗?”
  苍老的声音回响在训练场,身穿盔甲的男子站在老人面前,沉闷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没有。”
  半晌他再度开口,“父亲,我已经具备成为一名优秀骑士的条件,我为何要去宫廷里?
  老人的目光严肃,“作为柯克兰家的长子!除了服从我,你别无选择!我们必须安插人在陛下的身边,你是最好的选择。”
  男子摘下头盔,脱去一身沉重的铠甲,重剑“哐当”一声落地,他祖母绿色的眼睛毫无感情,仿佛只是巫术中的稻草傀儡
  “是。”

  亚瑟.柯克兰十分厌恶宫廷和宫廷中的一切,秉承骑士精神的他对贵族们的淫/乱生活感到痛恨。在他十二岁时,老柯克兰子爵把他送去蒂文勋爵夫人身边学习礼仪①,他在懵懂无知的年龄见到了令人发指的纵情声色,男女的调笑和毫不忌讳的相触充斥在整个蒂文家的城堡,勋爵夫人的纵欲使亚瑟感到震惊并产生抗拒。
  但他只能踏上养父为他安排的命运之路,子爵专横而残暴,不容许任何人违抗他。

  恢宏的宫殿里,笙歌夜半陪伴着欢笑与迷醉,千根蜡烛燃起照亮舞会中的明艳女子。乐师的手指发烫,演奏着一首首国王中意的曲调,交臂间酒液的芬芳和琳琅满目的珠宝熠熠生辉。亚瑟在衣香鬓影中无措地前行,他厌恶把视线从高谈阔论的男人们身上挪开,礼貌地拒绝袒露雪白胸脯的夫人们。她们像被魔咒控制一样,不由自主地向子爵年轻英俊的儿子献媚。他在她们浓郁的香气、放荡的举止、轻佻的调笑里寸步难行。
  “真是一只莽撞的小雏鸟。”戴着面具的金色卷发的男子笑语,他的声音优雅而高傲,尾音上扬带着华丽的转音。靠在他肩膀上的妩媚女子把手攀上他的脖颈,“那是柯克兰子爵家的儿子呢,今夜他就留在宫廷里了。”
  面具下宝石蓝色的眼睛骤然缩紧,在看到亚瑟的眉目后,瞳孔里便出现了丝丝玩味和些许复杂的情愫。
  他随意地把金发一绑,任几缕发丝慵懒地蜷曲在他的锁骨。他踏着悠然的舞步,嘴角漾起迷人的笑容,融入舞蹈的华装男女中。
  
  亚瑟被一位丰腴贵妇强硬地拉着跳舞,他稍微侧头掩过厌恶的神情,不情不愿地让她把胳膊搭在他的手臂上,扶着她的腰旋转着掠过纸醉金迷间。
  他忽而注意到炽热的注视。
  他顺着那道目光追寻,穿越层层人群,隔着面具沉浸在了蓝色的海洋里——那双眼睛如同珍贵的蓝宝石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沉浮,幽深地藏匿着神秘的灵魂。 阿尔忒祢斯②的月光造就了它, 星辰把光芒赐给了它,它令塞壬③失色,让缪斯④痴狂。
  亚瑟已经无心理会他的舞伴,他的感官消失殆尽,只剩下一颗跳动的心脏。
  他们眼神缠绵交织,在酒香和脂粉气中撩拨起璀璨的烟火。
  舞毕,戴着面具的男子走到了亚瑟的面前,在亚瑟急剧的心跳中,众人向男子屈膝低头。
  “陛下。”

  chapter.3
   亚瑟始终无法相信,他竟会着迷于国王的眼睛。
  年轻的国王精力充沛,流连于花团锦簇,纵情于歌舞声色。每天晚上银铃般悦耳的娇笑声回荡在穹顶,如玉的臂膀泛着淡淡的粉色拨弄着柔顺的长发,那些娇艳的脸庞一一受到国王指间戒指的爱抚,晕起一片绯红。随侍的亚瑟坐在他们旁边,握着酒杯百般无聊。
  子爵曾嗤之以鼻,“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登基的时候不过十五岁,他能有什么丰功伟绩。他当然乐意呆在女人堆里享乐。”
  享乐。亚瑟垂下睫羽,不可抑制地叹了口气。
  广袤无垠的山地,骑士们的盔甲反射着森冷的寒光,胯下的马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他们握着尖利的矛,从邪恶中救出纯洁的少女,戴上她们亲手编成的花环,在人民骄傲地宣扬骑士的美德——他的生活本应如此,但此时他却身处华丽宫廷。
  他感觉到,国王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到他身上。似轻微春风稍作停留,转眼又回到脂粉堆中。
  那晚舞会过后,亚瑟留在了内廷。弗朗西斯当着他的面,揭开了脸上的面具,凑近战栗的亚瑟在他耳边轻声细语,“欢迎您,亚瑟.柯克兰。”
  他的话语带着湿润的气息入侵亚瑟的头脑,勾走仅剩的理智。亚瑟几乎控制不住要对眼睛的主人献上痉挛的心脏,把颤抖的唇印上那神秘的脸庞,他们近在咫尺,却被“陛下”的身份阻拦。

  “唔……”
  亚瑟颇为吃力地拖着弗朗西斯行走在返回寝殿的路上。
  陛下醉倒在芳香中,眯着水光潋滟的眼睛趴到亚瑟肩膀上,用留着胡茬的下巴蹭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执拗地驱赶着一众侍从,命令亚瑟送他回去。
  一路上弗朗西斯在他耳畔断断续续地哼着曲调,偶尔夹杂着细碎的话语,回荡在空寂的宫殿。
  “我第一次见到您,您就掳掠了我的感知。”
  此言一出,亚瑟几欲跌倒,他不可置信地转头,险些撞上陛下的鼻尖,“您说什么?”
  回答他的是混淆不清的嘟囔。
  他不知道这是弗朗西斯酒后的胡言乱语还是来自内心的想法,他只觉得脚步虚浮,如坠云端。
  远方吟游诗人的歌声渐行渐远,“噢,你的甜言蜜语/引诱着未经情事的青涩之躯/他那未被爱情感化的心脏/他那纯洁的情感/追求着至臻无上……”

  “亚瑟?”
  弗朗西斯自醉梦中醒来,睁开眼便看见帷帐外跪着的亚瑟。
  “您这是……”话说到他陡然低头,发现自己的右手牢牢抓着亚瑟的手臂,“抱歉。”
  想是他昨夜酩酊大醉,不肯放开亚瑟,亚瑟有碍于君臣之分,只好跪着一夜未眠。
  “不。”亚瑟艰难地起身,酸软的膝盖却无力支撑他,头晕目眩间,他重重地撞进弗朗西斯的怀里。
  他感觉到弗朗西斯的手扶住了他的肩膀,使他的脸几乎贴近他的胸膛。他的鼻尖充斥着弗朗西斯的气息,身体变得滚烫而软绵,如同中了女巫的魔咒,动弹不得。
  忽然他看见床边的桌上,缀着精细流苏的绒垫里,躺着象征着俗世权力的王冠,镶嵌在王冠上的宝石闪濯着威严,无形之中形成了阻碍的鸿沟。
  “请饶恕我,陛下。我越距了。”
  亚瑟忍住不适,咬牙起身。摇响铃铛命令侍从们进来服侍国王更衣,踉踉跄跄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弗朗西斯目送着亚瑟的背影,眼睛里浮现出名为“失望”的情绪,与某种未知的渴望纠葛,形成深不见底的漩涡。

剩下的请走链接,因为涉及人类正常生理活动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91217272374395&luicode=20000061&lfid=4191217275231893&jumpfrom=weibocom
 

评论(15)

热度(105)

  1. 少女心你渊里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