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Dover&新大陆/沦为奶爸

  亚瑟侧躺在弗朗西斯身旁,呼吸均匀安稳,他的睡衣扣子松开了几颗,露出了锁骨和胸前一小片肌肤。
  黑夜中醒来的弗朗西斯把手伸进了他睡衣的下摆,用指尖跳跃着一路上滑——亚瑟轻轻地“嗯”了一声,带着点困倦的鼻音。
  他满意地翘起嘴角,缓缓靠近亚瑟的唇……
  “哇——”婴儿嘹亮的哭声刹那间响彻房间,把熟睡的亚瑟惊醒, “弗朗西斯!起床去喂奶!”亚瑟把他乱摸的手甩开,在马修和阿尔弗的哭声里皱了皱眉。
  “我怎么喂奶?!”弗朗西斯要哭了,解开睡衣的扣子向亚瑟展露胸膛,“这样?!”
  “桌子上有奶瓶!”亚瑟睁开眼睛怒骂。
  弗朗西斯哀嚎了几声,顶着鸡窝头爬下床拖着绝望的脚步呆滞地完成洗奶瓶冲奶粉等一系列工序,然后提起一个娃把奶嘴塞进去。
  “哇——”婴儿声嘶力竭地哭。
  “呜——”弗朗西斯欲哭无泪。
  “……”亚瑟头疼地揉揉额角,一脚把不省心的弗朗西斯踹了出去,再把一本书顺手丢过去,手忙脚乱地抱着两个孩子哄。
  弗朗西斯躺在门外的地毯上拿起那本书:育儿宝典。

chapter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和亚瑟.柯克兰结婚时,完全没想过自己会当爸爸,当然,他也并不是很想当。
  但是某天晚上,他挂着迷人的笑容脚步轻快地回家时,却收到了邻居们慈母般的眼光。
  弗朗西斯打开家门,一股婴孩的奶味扑鼻而来。他举目四望,看见满地的尿布和小衣服,他的爱人背对着他在一堆混乱中念念有词,“加温水250ml调和……”
  他有点不好的预感,果然亚瑟转身向他显露怀里的两个奶娃。
  弗朗西斯楞了很久,嘴唇艰难地蠕动出一句话:
  “你生的?”
  可怜的两个孩子,还在喝奶的年纪就目睹另一个爸爸被揍得满屋乱跑的暴力场景。
  等亚瑟平静下来,弗朗西斯犹豫地开口,“呃……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孩子,尤其是这个年龄的宝宝。亲爱的,你确定你会照顾他们吗?”
  亚瑟肯定地点点头。
  “你想想他们长大后会满屋乱跑,把你的英国国旗小内裤挂在杆子挥舞,还会……”
  他翻了个白眼,“你他妈扯上老子的内裤干什么!?”
  “好好好,我是说,他们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大麻烦的。”弗朗西斯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看了看亚瑟的眼神,发现他真的很喜欢这对孩子,又不禁迟疑起来。
  “好吧,你们留下吧。”
  现在抱着育儿宝典的弗朗西斯只想把这句话丢进垃圾桶。
  该死的英国佬一定是脑子堆满了茶垢才会把那两个小混蛋领回家!

  第二天早晨,弗朗西斯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眯着眼睛把头探进房间里,看到亚瑟趴在婴儿车旁边睡着了。
  他叹了口气,把亚瑟扔到床上盖好被子,转身神色复杂地看着两个熟睡的小婴儿。
  两颗金色的小脑袋挨在一起,嘟着嘴巴流出一道晶莹的口水。叫阿尔弗的小家伙很霸道地把圆乎乎的腿伸到哥哥的身上,小屁股把可怜的马修挤到了床边。
  貌似……挺可爱的。
  这么想的弗朗西斯盯着他们盯了二十分钟,中间还伸出手指戳他们柔软的小脸蛋,结果成功地上班迟到。
  “你知道在德国人手下做事迟到有什么后果吗?”安东尼奥笑嘻嘻地揽着他的肩膀,“你看你的黑眼圈,说吧,昨晚和亚瑟干了什么啊?”
  奶孩子。弗朗西斯默默回答。
  他一边想着上司路德维希那张严肃的脸,一边从公文包里掏出文件……等等手感有点不对?
  他低下头看了看手里似一块砖的书:育儿宝典。
  他终于崩溃了,“啊!你他妈的育儿宝典!”
  路德维希冷冷地从办公室走出,“弗朗西斯,迟到加大声喧哗。”
  半个小时后,受训完的弗朗西斯面无表情地拿起桌上的电话,“喂,请问回收孩子吗?”

  亚瑟.柯克兰的丈夫兼厨师弗朗西斯如今有了新身份:奶爸。
  下班后他和亚瑟要去超市选购晚餐的食材,以往他牵着亚瑟走在路上觉得心情舒畅,现在牵着爱人的手转移到了婴儿车的推车柄上,爱人的目光从他的脸上转移到了两个含着奶嘴挥舞着小胳膊的孩子上。
  一对年轻的金发男子和可爱的小婴儿自然引人注目,不少女孩子经过都忍不住感叹“好可爱”。弗朗西斯脸上挂着的迷人微笑抽搐了起来,可爱个屁!
  亚瑟敏锐地捕捉到他的面部表情,“怎么了?”
  “脸抽。”
  “我看你是欠打。”亚瑟哼了一声。
 
  亚瑟在货架前挑选着番茄酱,转头看见弗朗西斯推着装得满满的购物车从果蔬区走来。
  他感觉有点不对劲,貌似少了什么。
  “孩子呢!”后知后觉的奶爸亚瑟一声怒吼。
  弗朗西斯脸上的笑容滑稽地停滞,“呃……让我想一想……”他的目光移向购物车中间的一堆食物里,突然眼前一亮——绿油油的菜叶子里冒出金黄色的一根呆毛。
  心很大的奶爸弗朗西斯乐呵呵把菜拨开,“好的这是弗雷蒂!”接着他把土豆挪开,“感谢上帝!这是马蒂!”
  两个奶娃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趴在弗朗西斯的肩头含着手指,张口对着亚瑟咿咿呀呀,露出几颗小小的乳牙。

  亚瑟虽然很喜欢孩子,但在养孩子这方面和弗朗西斯实在没什么区别。“粗暴”的爸爸们像折腾两个小玩具一样,提起举起各种揉搓。
  此时奶爸们蹲在澡盆边,神色庄重仿佛在举行神圣的洗礼。亚瑟试着水温,一点点加水,然后向弗朗西斯点头。弗朗西斯小心翼翼地把孩子们慢慢放下去——
  “扑腾!”他手滑了。
  亚瑟的表情凝固了,随后僵硬地扭头,弗朗西斯的双手尴尬地停在膝盖前,眼睛里是尽是困惑。
  “我去你妈的弗朗西斯!”反应过来的亚瑟抓起滑溜溜的肥皂往他身上扔,“我不是让你慢慢放吗!”
  “是他们的屁屁太光滑啊!”弗朗西斯狼狈地闪躲,“先把孩子们捞起来!”
  亚瑟惊慌地伸手把两个湿漉漉的孩子抱起,手忙脚乱地扯浴巾给他们裹,结果踩在那块肥皂上脚底一滑,弗朗西斯飞速去扶,接好后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布料不甚强韧的裤子“嘶”地一声爆裂。
  “……”自认倒霉的爸爸们最后黑着脸像洗宠物狗一样把孩子们洗好。
  弗朗西斯把他们抱到婴儿桌前,他们刚学会坐,在小椅子上东倒西歪,咬着手指头傻笑。
  亚瑟用勺子舀起两勺蛋黄羹分别塞到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嘴里,神色紧张地看着孩子们的反应。
  他们咂了咂嘴,看起来似乎对食物很满意,在亚瑟欣慰的目光里,“噗”地一声吐了出来,接着哇哇大哭。
  亚瑟翻了个白眼,“小混蛋们。”
  弗朗西斯没忍住笑得前仰后合,突然对这孩子们的好感度飙升,“亲爱的,我觉得你可以等他们再大一些打烂他们的小屁屁。”
  “但是现在他们还没长大。”亚瑟抄起拖把,“我先把他们的爸爸的两瓣屁股捅成马蜂窝。”

  照顾孩子而禁欲的弗朗西斯某天终于憋不住了,把亚瑟推到沙发上就开始啃。
  亚瑟一巴掌拍到他胸前,“你发情?”
  弗朗西斯笑得十分无辜,“你明明很期待。”
  “滚吧你。”亚瑟嗤笑一声,腿不知不觉缠上他的腰。
  “等等……”亚瑟挡住弗朗西斯凑过来的嘴唇,手指了指正睁大眼睛表情十分好奇的孩子们,“呃……”
  “反正他们会习惯的。”弗朗西斯把他的手按到头顶上继续完成人类正常的生理活动。
  “……”不行太尴尬了,尤其是面对着两双纯真的眼睛。于是亚瑟用膝盖顶开弗朗西斯,翻身起来把他们抱起带回房间。
  被打断的弗朗西斯欲哭无泪,只想把那两只小崽子提起来打。
  他灰溜溜地跟过去,亚瑟塞给他一只阿尔弗,一脸茫然。
  阿尔弗在爸爸们的注视下,脸憋得通红,眼眶里蓄满了眼泪。
  “他这是……”
  一股温热的液体透过他的小裤裤传到弗朗西斯手上,淅淅沥沥滴到他的拖鞋上。
  “亲爱的,你别拦着我。”弗朗西斯一脸淡然。
  “嗯?”
  “哥哥我想打他。”
  结果他被亚瑟揍了一顿。

  他们又吵架了。
  唉,坏脾气的英国人。
  “离婚”这个词在他们的婚姻生活里惯常出现,每次喊着这两个字结果还得费功夫去把锁住结婚证的柜子撬开。
  在毛毯上爬行的孩子们对视一眼,笨拙地向爬向坐在地上的弗朗西斯,用软软的小手轻轻地扒拉他的衣服。
  弗朗西斯转头,叹了口气擦了擦阿尔弗嘴角留下的口水,他想哄哄亚瑟,又不好意思低头。
  果然安东尼奥说的对,傲娇这种东西会传染。
  “亚瑟爸比做的饭难吃吗?”弗朗西斯问。
  阿尔弗懵懂地眨着天蓝色的眼睛,被弗朗西斯摁着点了点头。
  “那你想继续吃我做的蛋黄羹吗?”
  阿尔弗又被动点了头,年幼无知的他不知道,他这是被他的爸爸卖了当做调和剂了。
  “那好。”弗朗西斯把他和马修抱起来走向书房。
  “孩子他爸。”他开口。
  “滚。”亚瑟瞟他一眼。
  “我可不想我们的孩子被你的食物毒害,所以为了他们,离婚是不理智的。”弗朗西斯脸不红心不跳地瞎说着大实话。
  “呵。”亚瑟抱起阿尔弗,“我可什么都没说。”
  “我爱你!”弗朗西斯欢呼着抱紧他,“也爱你们。”他低下头亲了亲孩子们的额头。

凑合着看嗯,作为还有四天才是成年人的我,我他妈居然写怎么带孩子,现在百度推送都是育儿相关我要疯。

评论(1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