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Dover/犬
◎给妮鸡的生贺 @Nikkimars
◎犬系男友嘛,弗朗吉小狼狗,有中二设定。
◎我不会写糖,多担待

  弗朗西斯是狗。
  这不是骂人,而是陈述事实。亚瑟.柯克兰先生感到十分郁闷,他的男友真的是狗!

chapter.1
  他转过头避开这只大型流浪犬可怜巴巴的眼神。
  他怀疑自己是喝醉了,以致于产生了幻觉。有人在远处大声叫他,“喂!亚瑟!你还好吗!”
  他含糊地“嗯”了一声,而这只甚是干净的“流浪狗”用爪子悄悄地攀上了他的裤腿,亲昵并讨好地轻轻磨蹭。
  至于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地把这只狗带回家的,他一点记忆都没有,只记得它纯澈湛蓝的眼睛闪烁着些许得意。
  亚瑟甩甩昏昏沉沉的头,拉开窗帘倾斜满室温暖的阳光,转头看见了一头闪烁着柔顺光泽的金色长发,视线下移从脖颈滑倒腰间再滑到臀部……
  “你是谁!”亚瑟收回目光,手握成拳。
  “汪。”赤裸的金发男子笑了笑。
  “……what?”
  “汪。”
  “喂警察……喂!”亚瑟初步判定这是个疯子,毫不犹豫要报警,不料被他抢走了手机,一跃而起跳出窗外在后花园里欢快地奔跑。
  亚瑟头疼地跟出去,跟着他跑了几圈才把他拽了回来,还得担心邻居们看见“柯克兰先生花园里有裸男”的画面。
  亚瑟攥紧他的手腕,在地下室翻出一条绳子把他绑起来扔到客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我叫弗朗西斯。”一直汪的男子开口说人话,把亚瑟吓得一个趔趄,站好后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盯着他露出的尖利虎牙和湛蓝色的眼睛。
  湛蓝色……汪……
  一向想象力丰富的亚瑟强作镇定,“你?不会是那条流浪狗吧?”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
  “……”他带回的狗变成了人,他要不要拨打《奇迹热线》制作组的电话来录制一期节目?
  “那好,你昨晚在我的家里免费留宿了一晚,现在请你滚出去。”
  一向风度翩翩的亚瑟被折腾了一早上已经不管什么见鬼的礼貌,直接吼了出来。
  他给弗朗西斯解开绳子,又重复了一遍。
  弗朗西斯站了起来,然后眉毛一皱试图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打动他。可惜亚瑟不吃这一套,抄起了吸尘器让他滚。
  他呜咽了一声,把亚瑟扑倒在地,哼哼唧唧地蹭着亚瑟的颈侧和肩膀,甚至用舌头舔了舔锁骨。
  亚瑟抬脚就要踹,弗朗西斯用手抓住他的脚踝,委屈巴巴地诉苦,“我无家可归……收留一下我嘛。”
  被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压在身下求收留……亚瑟想拿脑袋撞地。“你先起来!”他咬牙切齿。
  弗朗西斯恋恋不舍地滚到一边。
  我到底在干什么!亚瑟脸色发紫。

chapter.2
  弗朗西斯正式入住柯克兰家,作为一只狗狗,他一本正经地对亚瑟说他来自赫赫有名的波诺弗瓦家族。
  亚瑟冷笑外加翻白眼,“哦?你们家族的传统就是死皮赖脸吗?”
  弗朗西斯:“你比较适合脸皮厚的。”
  他抄起鼠标想要砸死这只嘴皮子痒的狗,被弗朗西斯强硬地掰回来用脸蹭他的手背。
  “……”亚瑟的脸有点发烫。“你他妈的。”
  虽说弗朗西斯不是人类,但至少外表是英俊的人类男子,脸皮比较薄的亚瑟有点手足无措。
  弗朗西斯见亚瑟没怎么反抗,大胆地把头搁到他的颈窝里。
  他后背一阵发麻,手心冒出温热的汗。弗朗西斯鼻尖挨紧他的耳廓,呼吸深深浅浅抚过他的半个肩膀。
  他深吸一口气,抓住一本书往后用力一拍,起身哼了一声。
  额头发红的弗朗西斯满意地舔舔嘴角,蹦到了沙发上。
  虽然是成功入住,但亚瑟比较头疼的是怎样解释他家里多出一个男人。刚开始他对弗朗西斯很警惕,不许他靠近房间半步。不过弗朗西斯并不是乖乖听话的类型,直接蹿进去跳到床上抱着他。
  不知道把他踹下床多少次后,亚瑟忍无可忍,“滚!老子房间前的过道都不准通过!”
  能让英国绅士大发脾气,弗朗西斯感到很有成就感。
  至少亚瑟一直没搞明白的问题是,弗朗西斯为什么会对他这么亲昵?因为要赖在他家里?为什么不选别人选了他?

  “嘿,亚瑟,我做了苹果派带了一些给你。”史密斯太太敲了敲亚瑟的房门。
  亚瑟刚想开门,弗朗西斯飞快地把门打开,“谢谢您!”
  老太太瞪大了眼睛差点把装派的盘子扣到他脸上,反应过来后暧昧一笑,“噢我应该做双份。”
  他黑着脸想解释点什么,老太太扭着欢快的步伐走了。他再看一眼捧着苹果派的弗朗西斯,越来越觉得空气中散发着“故意”的味道。
  “……”
  弗朗西斯识相地变回了狗狗,两只爪子扒着他的大腿一脸无辜。
  亚瑟使劲揉搓他金黄色的毛,磨了磨牙,“你信不信我把你叉起来放到火炉上烤。”
  弗朗西斯比较犯贱地摇了摇头。
  呵。
  亚瑟冷笑,提起他就往火炉走去。
  他大惊失色变回人身,由于失去平衡把亚瑟扑到了桌旁。
  “嘶。”亚瑟的额角磕到了桌腿渗出了血。刚想用手去揉,被弗朗西斯一把抓住。
  “给我起来!”
  弗朗西斯伸出舌尖细致地舔舐他的伤口,尽管血液的味道不太好,但他小心翼翼地像对待一只幼崽,不敢弄疼他。
  亚瑟气得想揍他,却诡异地发现伤口渐渐愈合了。
  “你……”

chapter.3
  “你到底是什么?狗?人?还是什么装神弄鬼的东西?”
  极其崇尚自然力量的亚瑟不自觉地把弗朗西斯归类到第三类。
  “有点难说……”弗朗西斯神色犹豫。
  亚瑟握着茶杯眼神阴郁,突然惊悚地发现,他当初居然就这样接受了一只能变成人会说话的狗入住!只是稍微感到震惊居然没有别的意外情绪!按理说一个正常人不应该吓得远远逃离么?
  “弗朗西斯!你……”
  “好吧,我不是狗。”他闭着眼睛。
  亚瑟站了起来,手指微微发抖。
  “你记得我么?”弗朗西斯的眼神很温柔,像一泓月光下缱绻的蓝色泉水。
  “我们九十年前结过婚。”
  亚瑟终于晕了过去。

  这是波诺弗瓦家族的诅咒,嫡系的子孙拥有长久的寿命,但会不间断变成狗,直到遇到共度一生的人。
  九十年前的亚瑟也是位嘴比较毒的绅士,晚宴上看见周旋在小姐们身边年轻的波诺弗瓦少爷,禁不住嗤笑。
  “真像一只发情的金毛狗。”
  结果弗朗西斯真的变成了一只狗跟在他身后叼走了他的帽子。
  恼怒的柯克兰发誓要抓到那只狗扔到英吉利海峡。
  因为家族的关系两位少爷不得不坐在一张桌子前谈生意。弗朗西斯对亚瑟也没什么好感,纯粹觉得他是个脾气古怪的小少爷。
  而亚瑟看到他那一头扎起的金色长发格外扎眼,像极了那条该死的狗。
  两人针锋相对,争夺一分一厘毫不相让。众人诧异地看着贯彻绅士风度的亚瑟似一匹野狼,闪烁着锐利的绿眼睛咄咄逼人。
  弗朗西斯终于发现了一点新乐趣,一边调戏柯克兰少爷,一边叼走他的物件。某天他看着满屋子亚瑟的东西,蓦然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你收集他的东西干什么?他问自己。
  可是一旦嗅到那些东西捎带的细碎气味,他就像靠近了亚瑟一般——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对柯克兰产生了一点惊世骇俗的心思。
  亚瑟倒没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一心一意要找到那只狗丢进海里,直到不小心闯入了弗朗西斯的房间。
  他和弗朗西斯沉默地对视了两分钟,然后失态地大吼,“操!”
  他以为是弗朗西斯的狗把他的东西叼走,于是抓起该死的法国佬的领子。
  下一刻他白眼一翻险些失去知觉。
  他手里只剩几件衣服,衣服里是那一只惯犯金毛狗。
  亚瑟连夜赶往曼彻斯特,像是躲避什么妖魔鬼怪。
  颠簸的马车让他头疼欲裂,想呕吐的冲动让他浑身难受。弗朗西斯为什么要收集自己的东西……他意识模糊地想。
  你讨厌他吗?诚实一点。心底有个声音问他。
  不。他回答。
  你喜欢他吗?
  ……不。
  诚实一点!
  有……那么一点。

  可怜的波诺弗瓦少爷变回人身后立即出发,追着亚瑟跑了大半个不列颠,终于向他说明了原委表明了心意。
  他们决定结婚。
  此举让两个家族大吃一惊。柯克兰老爷早已去世,家族要仰仗作为家主的亚瑟,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波诺弗瓦老爷尚在,听闻这种事情气得大病一场,弗朗西斯当即宣布脱离家族。
  亚瑟挑起眼角,“嗯我就当柯克兰家养了条金毛狗。”
  外表金毛狗内心大狼狗的弗朗西斯不怀好意地一笑,把他扑倒在狭窄的马车里,让颠簸的马车更颠簸。
  可惜亚瑟不到四十岁就早早离世,悲痛欲绝的弗朗西斯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族,老爷重新接纳了他。
  “孩子,你如果没有再次爱上一个人,那你要永远当一只狗了。”
  弗朗西斯颓然一笑,“如果那个人不是亚瑟,当狗也没什么所谓。”
  他孤独地游荡,流浪街头风雨无阻,不知道游荡了多少年。他跨过一个世纪,看着世界日新月异,却没有等到那个金发碧眼的人。
  他以为他就要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亚瑟的声音。
  他近乎贪婪地看着亚瑟。
  亚瑟踉踉跄跄地从酒吧里走出,脸上带着醉酒的红晕。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冰冷的血液重新沸腾了起来,他想扑上去告诉他终于等到了你。
  可是亚瑟不记得他了。
  重新转生的人会忘记从前的事,但对人始终连着一点细小的羁绊,他怔怔地看着那只眼泛泪花的金毛狗,突然鼻子有点酸涩。

chapter.4
  梦里知道一切的亚瑟醒来后对上弗朗西斯充满血丝的眼睛。
  他已经做好被亚瑟驱逐的准备。本来就是他自私地想拷牢亚瑟的这一生。
  “你……”亚瑟的嗓音染上了沙哑的苍凉。
  弗朗西斯低下了头。
  “我为什么会有眼无珠蠢到两辈子都栽在你身上?”
  变故来得太快弗朗西斯诧异地抬起头。
  他的意思是……这辈子也要栽……
  亚瑟刚痛心地指责自己,冷不防被弗朗西斯抱进怀里,随机湿热的吻铺天盖地。
  “滚滚滚!”亚瑟喘着气。
  “你这是慧眼识珠。”弗朗西斯亲了亲他的鼻尖。

End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