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Dover]墓碑



有些东西,过期了,就要扔掉
可惜我是个念旧的人

……

你是施舍,还是怜悯

……

我的信仰随你的离去而离去

Chapter.1

“亚瑟听话,来~”
“滚!我又不是小孩子!”亚瑟不满地嘟囔一句,尽管是一脸不情愿,但还是苍白的手伸向了医生。
医生给他注射过后,笑眯眯地推了推鼻梁上挂着的圆框眼镜,再顺势甩了甩半长的金发,弯腰在亚瑟的脸颊旁落下蜻蜓点水般轻柔的吻。
亚瑟祖母绿色的眼睛里渐渐蒙上水汽,逐渐变得空洞幽深,他用瘦弱的手抓住医生的袖子,“弗朗西斯,告诉我,你爱我吗?”
医生带着迷人的微笑,“你是我的唯一。”
亚瑟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双手放松昏睡过去。

医生推开病房的门,把手上的手套以及针筒扔掉,面无表情地用纸巾擦拭着嘴唇。
他吩咐着护士,“柯克兰先生已经注射完毕,一小时后你去把镇定药给他服用。”
他淡漠地看了一眼病历
亚瑟.柯克兰,男
症状,重度克雷宏波综合症(被爱妄想症)

Chapter.2

我为什么会躺在病床上?
这个问题在亚瑟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但他的爱人弗朗西斯告诉他,他只是患了一个小毛病,有些棘手,不能控制自己而已。
于是他听话地躺在病床上,等待着弗朗西斯——即便他是来给他注射药剂。
尽管亚瑟的脸上是冷漠疏离的表情,但是面对爱人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是炽热的爱恋。
交颈缠绵,悱恻不已之际,弗朗西斯永远会用动听的情话使自己情不自禁;静谧午后他微笑着坐在床边用宛如歌剧般华丽动听的声音为自己念诗集;夜凉如水遍地月华,他在自己的脸颊旁留下飘渺的吻……
他是如此地信任弗朗西斯。
从未质疑。

弗朗西斯是个好医生,但绝对不是亚瑟的爱人。
他接手过不少病人,但亚瑟的症状严重到会产生伤害他人的程度,这令他感到疑惑。
克雷宏波综合症(被爱妄想症)的前提是,爱一个人爱到发狂,随后产生幻想。
在此前,他并未见过亚瑟,何来爱上?
无疑亚瑟是令人怜悯的,那份执着狂热的爱意,和他出色精致的样貌——足以打动风流多情的弗朗西斯,更何况顺水推舟也有利于治疗不是吗?

Chapter.3

弗朗西斯扣紧了白大褂的扣子,推开了病房的门。
例行的早安吻依旧缠绵悱恻,亚瑟忘情地勾着他的脖颈辗转反侧。
气息迷乱间,他听到亚瑟的声音幽幽地在耳畔回旋。
“你是施舍,还是怜悯?”
他猛地一惊,一把推开亚瑟,“你……”
亚瑟不解地抬头,“怎么了?”
他用手指轻轻刮着亚瑟的右脸,温热的触感让他感觉到了真实,“没有……小亚瑟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慌乱地推开门,大口大口地喘气。是负罪感,是仿佛秘密被撞破的而羞耻,是无止境的惭愧,就像隐藏在心底里的毒药在空气的催发下一点点酝酿出致命的气息。
这一切是明明是一厢情愿不是吗。
门外的弗朗西斯恢复冷静。
门内的亚瑟勾起嘲讽笑意。

他把玩着药丸,那黯淡的绿色散发着苦气,它们在他苍白的掌心滚动,旋转。
他从病床上起来走到窗前,毫不顾忌刺眼的阳光,反而眼带眷恋地感受这温暖。吃力地推开窗,手心翻转,药丸掉落。
“有些东西,过期了,就要扔掉。”比如药,比如人。
他突然凄苦地笑了笑,“可惜我是个念旧的人,亚瑟啊亚瑟,你的念旧在他看来是什么呢?”
他垂下纤长的睫毛,细碎的阳光被睫毛分割成稀疏的斑驳光影投射在一小片濯白的皮肤上。
他见过弗朗西斯,不止一次,只是弗朗西斯没注意他而已。那样风华绝代的男子,站在高台上幽默不失严谨地演讲,而自己带着黑色的毛毡帽在人群中仰望他。
是这样狂热赤城的爱恋,割断了亚瑟从前的生活,成为他进入治疗院的肇始。
太过执着,太过疯狂,他以为弗朗西斯就是他的恋人,毋庸置疑的恋人。
但一切的毋庸置疑,只是被爱妄想症。
好再醒来不算太迟,亦算人世半遭放下执念。
他站在窗台上展开双臂,似要拥抱阳光
“砰……”
一切结束了。

Chapter.4
一束白蔷薇放在灰黑的墓碑前,弗朗西斯面容憔悴,他的手指摸过冰冷的墓碑,滑到新刻的名字上。
他像虔诚的教徒念诵圣经一般,一顿一顿地念着爱人的名字:“A、r、t、h、u、r 、K、i、r、k、l、a、n、d ……”
骤然响起一句话,他低头擦去脸上泪水
“(1)你如同我内心的祈祷,提起你的名字,便是一次礼拜。”
可是你已经离去,教堂的晚钟不再为我敲响,何来礼拜。

注解:
(1)出自帝国双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