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Dover]听风

○非国设
○神话浸染和童话影响的产物

“哥哥我曾经也是跪在祭坛下看着你的人。”
弗朗西斯的手穿过枕在腿上的爱人那一头细碎金发,用很轻很柔的声音絮语着。
“亚瑟啊,你闭着眼睛站在风神像面前的样子我至今都记得……丘比特爱上了普绪克(1)是禁忌,我和你也是绝对的错误……”
亚瑟的脑袋动了动,难得的把脸贴上弗朗西斯的手掌,他闷闷地反驳,“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弗朗西斯抿起唇,亚瑟把手环上他的脖颈,带着羞涩与试探,吻上他的嘴角。
静谧的午后,白鹿在清泉汲水,色彩斑斓的鸟停在鹿角用尖嘴亲昵地为爱侣梳理羽毛,难舍难分的恋人在草地上亲吻,安抚着各自不安的心。

亚瑟是如同神使一般的存在,他的身份是这个国家所信仰的风神的祭司,虔诚的民众称他为“听风者”。
他似乎是神与人类女子结合而生下的孩子,所以他拥有聆听神旨意的能力以及成为不老不死的半神。然而更惹人注目的是他的外貌,精致的五官与白玉般细腻的肌肤再加上瘦削修长的骨骼使他更像是迷惑人心的塞壬(2),每当他在溪水边汲水时,狂热的少女们总是躲在灌木后用充满着炽热与仰慕的眼神看着他。
亚瑟对诗人所赞颂吟唱的爱情很是不屑,也曾在风神的面前发誓不会陷入情爱之中。但是很可惜,弗朗西斯的出现使他甘心垂首坠入爱河,如中鸠毒般难以割舍。
生性风流多情的弗朗西斯此生最爱的是一切美的事物,把这一宗旨贯彻得淋漓尽致的他放荡不羁,公然揽着美女的香肩进入风神殿。当然爱搞恶作剧的风神给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一个教训—让他美丽的金色卷发掉得一干二净。爱外貌如同生命的弗朗西斯急得在宫殿里狼哭鬼嚎,爱儿子如同生命的国王也急得在宫殿里狼哭鬼嚎,王后实在忍不下去了跪在神殿下乞求风神原谅。
高贵冷艳的风神秉承着“不仅做神还要流氓”的原则,对王后的乞求充耳不闻,反正实在不行了就推亚瑟出去。

亚瑟板着脸看着前面的……秃子
俊朗妖孽但是没了头发的弗朗西斯恶狠狠地瞪着亚瑟,但是后者的表情毫无波澜,他顿时颓废地翻了个白眼。
“根据风神的旨意……”亚瑟一板一眼地念,弗朗西斯不耐烦地挥手,“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风神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什么惩罚我都接受别念了别念了。”
“……”亚瑟瞥他一眼继续念。
风神的意思是,你小子行啊敢在我的神殿里左拥右抱,你什么意思啊你,本神很不爽但是本神是个有慈悲之心的人,所以就罚你听亚瑟讲风神教义一个月吧,不用感激零涕因为我是个好神。
弗朗西斯举着镜子满脸黑线,“那头发能……”
亚瑟伸出手戳了下他光滑的脑袋,收起旨意在国王王后毕恭毕敬的眼神里踏出宫殿。

头发恢复正常的弗朗西斯忍疼割爱拒绝了众多美女,只身来到亚瑟的居所接受风神的惩罚。
“请把你的玫瑰花放下。”
“我知道你头发长出来了你很得意但是请不要撩起来甩过去。”
“离我稍微远一点,谢谢。”
“滚!你滚去地板睡!”
“Baka别摸我脸!
亚瑟全面精神崩溃,一开始看在他是国王的儿子的份上客气有礼一些,谁料这个无赖不仅打扰他安静的生活还对他动手动脚,风神可以忍他亚瑟可忍不了!
弗朗西斯本以为听风神教义是件枯燥无味睡大觉的事情,没想到给他发掘了严肃认真死板无趣高高在上的神使亚瑟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亚瑟看起来冷淡实际上特别容易害羞,不说话时一本正经一开口毒舌得要命,明明很关心自己却红着脸摇头拼命否认……当然厨艺也是不可描述。
如是说的弗朗西斯摇摇头,用汤勺舀起一点甜汤,“淡了。”

“风神司掌风,风的流动随他的……”亚瑟不咸不淡地念着,弗朗西斯笑眯眯地趴在桌上看他的侧脸。
现在的神使大人在弗朗西斯心里只能用一个词形容:出水芙蓉!
阳光晕染他精致的侧脸,纤长的浅金色睫毛下是纯粹的祖母绿色瞳孔,靠近还能看见脸上细细的绒毛。
“你干什么!”亚瑟皱眉拍开弗朗西斯把自己挪远了一些。他聚精会神地念都没注意到弗朗西斯凑到了他脸旁,他灼热的呼吸扑在脸上是酥痒的感觉,像是被猫轻轻地挠着,一下一下挑拨着平静的心跳,再近一些他的唇就会碰到自己的脸。
“我我我我先走了!”
弗朗西斯望着几乎是连跑带飞的亚瑟,嘴角渐渐展开愉悦的弧度。

星辰遍布漆黑的夜,精灵沉睡在柔和的梦里,清凉的晚风抚摸着坐在山顶上的两个人。
亚瑟看着无边无际的星空,“你相信阿尔忒弥斯和恩底弥翁(3)会永恒吗?”
弗朗西斯慵懒而低沉的嗓音带着清浅的醉意,“不知道。”
亚瑟闻着他身上飘过来的酒味,眼角抽了抽一脸嫌弃。弗朗西斯低低地笑了一声,手抚上亚瑟的脸,指尖留恋在光滑细腻的肌肤上,借着月光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亚瑟羞红的脸。
猝不及防,他们的唇已然相触。
亚瑟迟疑了一下,用手环住他的脖颈。得到回应的弗朗西斯温柔地摩擦亚瑟的唇瓣,在他几乎迷醉的那一瞬间长驱直入,舌尖黏腻着口腔带起炽热的空气。
我的小亚瑟,月神驻足天际只为凡间少年深情一眼,便化作挚爱万年,而你,是我的仓促却深情的永恒。

我不过是个凡人,却企图得到神祗的爱。
我从青年到暮年,也不过是他一眨眼的时间。
如果要让爱人看到自己垂垂老矣的样子,那不如……放弃
“亚瑟……”他深情地望着身下喘息的爱人,唇吻在泛着粉红的肌肤上留下红痕仿佛绽放的蔷薇,他在他的身体里驰骋,汗水飞溅肉体相撞。
亚瑟紧紧揪着床单,疼痛与轻微的快意在身体里酝酿,最后发酵成酒弥漫了他的四肢百骸。弗朗西斯的手带着惊人的热度滑过他的每一寸肌肤,挑起强烈的渴望。
“你……嗯……轻一点啊混蛋!”亚瑟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抱怨,却被更强劲的冲撞激得颤抖不已。
爱意在紧密的结合里升温,亚瑟最后的意识里只余爱人一声撕吼和身体感受到的滚烫液体,在他沉沉闭上双眼时,弗朗西斯的一滴泪正巧砸落在他的手背上。

“再见,哥哥我不喜欢不解风情的神使大人,不过是因为无聊而已!”
亚瑟看着手里的信,咬着牙带着无比的愤怒把信撕了个粉碎。
他把自己浸泡在冰冷的河水里,试图把残留的痕迹洗得一干二净,不仅把身体搓得通红,也捅伤了记忆里残留的感情。
一阵风温柔地亲吻他的耳畔,他忍不住想起弗朗西斯,再想起那嘲讽的信再想起自己曾经嗤之以鼻的爱情,他沉入水中,良久后睁眼已是昔日清冷。
他依旧站在高高的祭坛上,冷漠而疏离地注视着众生,他不离神殿拒绝与外界交流,所以国王爱子失踪一事他亦不知。
一朝一夕对他而言不过须臾,五百年如白驹过隙,他容颜不老尊荣不改。
只是有一块伤疤,如鲠在喉。

五百年前
弗朗西斯跪在风神的神座下,带着从未有过的虔诚和乞求
他说,我为我之前的放肆无礼道歉,请您原谅,我请求您,把我化作一阵风。
“一阵风?”风神好奇地看着他
“是,我作为凡人从青年到暮年不过是亚瑟一眨眼的事情,我不能拥有漫长的生命去陪伴,只好化作一阵风伴他左右。”
“契约成立。”
他心事重重地回到亚瑟的居所,在亚瑟睡过去后他提起笔写下一份信。
看着自己逐渐透明的身体,他黯然一笑
“我将陪你度过五百年的时光,即使你不知道我的存在。”

END

(1)普绪克,希腊神话中丘比特的妻子,爱神维纳斯嫉妒的美貌人间女子,他们的爱情遭到丘比特母亲维纳斯的阻挠,后来经过磨难的得到认同,与丘比特结婚并成为女神
(2)塞壬(siren),福耳库斯和一位缪斯女神的女儿,她们住在一个海岛上以歌声诱惑并杀死路过的水手
(3)阿尔忒弥斯,阿波罗的妹妹,宙斯和第四任妻子勒托的孩子,美丽的月神,与恩底弥斯(风度翩翩的牧羊人)无果的爱情被称为著名的月神之爱

之前在LOFTER发过图片版,这次是文字版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