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极东]屏幕温度


◎热爱写随笔的文艺青年菊
◎寻求温暖的的流浪画家耀


  王耀闲适时总会打开一个阅读APP,去看ID名为“京都繁樱”的更新。
  他的文字很清淡,如同清酒入喉,但余味悠长。
 
  〖京都繁樱:今日行走在木桥上,樱花旋转着落入河面,她们躺在绿色的涟漪上,舒展身躯在水涡中起舞,不知河童是否会和遗忘他的人类们一起,感叹这粉红色的迤逦。〗
  王耀的手停留在键盘上,脑子一热点击回复〖吃遍天下:在愿意相信他的人们眼里,河童永远是儿时相信的神话。〗
  〖京都繁樱:是呢,在下也相信。〗
  王耀楞楞地看着屏幕弹出的信息〖京都繁樱已关注你〗。
  当图标变为〖互相关注〗,王耀捏着手机的手出了一层细汗。
  距离又近一步啊……


  是什么时候关注他的呢?王耀也忘记了,只记得被他所写的一篇关于神社的文章惊艳,像中毒一样进入他的主页把他的文章吸食殆尽。
  字里行间的清淡与自然温和地滋润着一个流浪画家的心。
  王耀背着画板行走在一个又一个的城市里,目睹过世间的美好与肮脏,一双鎏金色的眼睛浅眠着不安的灵魂,如今,他在〖京都繁樱〗的文字里找到了归属。
  他灼热地想知道关于屏幕另一端的人的一切,深夜里他躺在钢丝床上,指腹摁着光滑的屏幕来回地摩挲,仿佛此举能感觉到那个人的温度。
  他瞻仰着他,如同呵护瓷器小心翼翼,给他点赞却从来不评论,生怕惊扰。
  直到那天他脑子一热,至此之前他一直安静地关注他。


  〖京都繁樱:今早看见一团墨色偎于屋顶,是一只可爱的猫,它朝我友好地发出慵懒的一声“喵”,我向它伸出手,它高傲地拒绝,在满地落叶樱花里留下一串不紧不慢的爪印,大抵春天就是这样的吧——屋顶上的猫,和一壶清酒。〗
  〖吃遍天下:还有看着屋顶上的猫和一壶清酒的你。〗
  发出去的评论让王耀一惊,他懊恼着自己居然蠢到把内心想法给发出去了,于是手忙脚乱地打算删除却看见〖京都繁樱〗的回复:
  〖京都繁樱:当然,还有看着在下看着屋顶上的猫和一壶清酒的你。〗
  王耀怔怔地握着发热的手机。
  好烫……是手心燥热,还是手机的烈火?
  恐怕是心脏燃烧的火焰。


〖私信/京都繁樱:您好,看了您的画,在下觉得非常有意境,能把在下浅陋的文字转化成一副具有意象的画,真是劳烦您了。〗
  〖吃遍天下:不,我觉得你……很温暖〗
  〖吃遍天下: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的文字,很温暖。〗
  他没有回复。
  王耀眼神复杂地看着床边放着的画,画里是一只猫踏着春的气息,优雅地行走,暗处是年轻男子手执清酒一壶,倚在金鹤屏风旁。
  他不知道屏幕另一端远隔重洋的人的模样,只好用光影迷糊。
  良久手机提示音响起。
  〖京都繁樱:谢谢您的评价,能让您感到温暖是在下的荣幸。〗
  〖吃遍天下:那个,叫我王耀吧,这样感觉自在一些。〗
  〖京都繁樱:王……耀?〗
  〖吃遍天下:是的。很冒昧,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京都繁樱:本田,本田菊哦。〗
  他讶异于本田菊的坦然。
  〖吃遍天下:你……就这样把名字告诉了我吗?〗
  〖京都繁樱:在下总觉得,可以相信屏幕另一端的你。〗
  相信……我吗?
  王耀不可置信地看着回复。


  他很早之前就知道王耀。
  在他刚开始写一些随笔来发表时,系统的推荐关注出现了王耀的ID〖吃遍天下〗,他点进去,从此沉迷于他画中的斑斓世界。
  画里有废弃的村庄,流浪的野猫,天桥下的女人,灯光依稀下接吻的情侣,躺在草地上的青葱少女……王耀的画技令他惊艳,一笔的随意,一画的潇洒,色彩相撞间是震撼的结合。
  在某个偶尔的瞬间,他翻到了王耀的照片。
  〖吃遍天下:今天路过图书馆,热爱摄影的管理员央求我做模特,我答应了,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
  黑色长发的男子靠在墙边,眯着眼睛望着橱窗内的光鲜亮丽,像极了隔离于人间的灵魂。
  当时他的脑子划过去的只有一句话:公子如玉,举世无双
  他默默地关注着他,直到他对自己第一次评论。


  他们聊生活,聊见闻,聊乐趣和所处的地方。
  每次聊天王耀都会贪婪地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任何一点消息。

  〖京都繁樱:在下突然很想……听听你的声音。〗
  王耀摁下一串号码,手却犹豫在“拨打”前。
内心的意愿驱使他的神识,恍惚过后,他听到了温润的男声。
  如夏雨漫过青苔小巷打在油纸伞,淅淅沥沥顺着伞面滑落砸进坑洼。
  “我是王耀。”
  他听见另一段深浅不一的呼吸,近在耳畔,萦绕在耳廓。
  那个下午说了什么王耀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心脏迅速的跳动和湿润的春风,还有手机那头本田菊的轻笑。


  如果……我说如果,我能去见他一面。
  王耀呼吸着穿过小镇的河流的水气,视线跟随着身边经过的乌篷船。
  为什么不可以呢,他喃喃自语。
  他走过半个中/国,越过沙漠和长河,踏着荒芜与繁华。
  为什么不可以?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害怕温暖骤降?还是害怕一触即逝?他想要的,不是隔着屏幕的温度啊。他想真实地触碰和感受。
  于是他跳下了船,狼狈地跨上岸,在一片惊呼和叫喊里,他逆着人流奔跑,奔赴远方和追求。


  他来到京都的时候,一瓣樱花徐徐落在他发旋上。此时正值春华,一黑色短发男子于满天粉红而来,脚踏木屐身着茶色和服,带着恬淡的微笑。
  满目飞花的如梦似幻里,他看见男子的清明双瞳盛满欣喜与期待。
  “在下,等候已久。”
  他想,这是近在咫尺的温度啊。
END


给自家小兔崽子和儿媳妇认识一周年的贺文♥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