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Dover/偏执
◎一个脑洞,结尾有点重口味慎入!

  他浅金色的卷发垂在脖颈旁,风拂过发丝带去夏日的燥热。
  他的衣襟别着一朵白蔷薇,我的指尖点在他华丽的衣袖上,滑过名贵的布料和丝线,手背蹭到他冰冷的下巴。
  我们在巴黎的假面舞会里相遇,衣袂摩擦眼神交织。香槟与蛋糕的醉人香气充斥着靡靡奢华,长靴在地板上踏出清脆划一的舞步声,一圈又一圈狂乱的旋转里,我们向对方伸出了手。
  面具掉落,我们在狂欢的人群里唇齿相交。
  假面的绅士在铺着天鹅绒的床上驰骋,我搂着他的脖颈,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
  “弗朗西斯……”
  身下的流苏恪着我的皮肤,小腹上是他印下的无数细吻,遥远的晨曦里,圣母院的轮廓在我眼前模糊。

  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呢喃着我的名字,他带着我坐着黑色的四轮马车行过塞纳河畔,他带着我徜徉在凡尔赛的镜宫里,满目迷醉的璀璨,他的吻落在唇角。我沉溺于他宝石蓝色的眼睛,仿若星河沉寂在人间。

  我曾经跪在教堂的长椅后,祈求上帝让我们永浴爱河。
  那时他站在我身后,手指抚摸着我的脸颊,忽而拥住我,“会的,亚蒂,相信我。”
  玫瑰窗绘着的天使在圣光中飞行,洁白的羽毛散落人间,覆盖着我和他。

  但他是个骗子。
  黑色的世界里,十字架前飘落的是乌鸦的黑羽。
  他们戴着黑色的礼帽,用悲伤而压抑的腔调对我说,“柯克兰先生,节哀。”
  哀……为什么要哀?
  他还在啊,你看他的手还戴着我送给他的戒指,他的衣襟上还别着我摘下的玫瑰……
  你们看,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啊。
  他们惊恐地后退,说着“疯了”之类的话,跑出了我的宅邸。

  他的身体开始腐朽,我依旧为他梳理稀疏的发丝,送去仓促深情的吻。
  我拒绝了牧师和上帝让他前往天国的好意。
  他的棺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鸢尾,他枕在红绒上,眼珠蒙上灰白色的翳。他仿佛在笑,即使是因为皮肉的损坏而咧开嘴角。
  我日夜守候他,为他弹奏我们初见的曲子,为他换上光鲜华丽的礼服,我托起他的手,摩挲着那枚戒指。
  我爱他,即使他已经支离破碎。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