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阴阳师/酒红]红枫江山


◎ooc有

序.
  将军常入一处名为“念红”的枫林内饮酒,心绪漂浮。
  传言“念红”乃其府上一名叫红叶的舞姬血肉所化,故而枫红如血。

壹.艳绝
  如瀑的紫色长发以发带束之,着绘百花之衣,踏乌黑木屐蹁跹而来。有家臣谄媚上前,“将军大人,这是安政大人奉上的一名舞姬,名为红叶,望您笑纳。”
  红发的将军持酒樽饮烈酒,“我幕府的舞姬,已然够多了。”言下之意不外乎是拒绝。
  红叶敛袖笑得酣畅淋漓,“好酒!好酒!”
  家臣吓得魂飞魄散,“将军面前不得无礼!”
  她眯着似醉似醒的潋滟红眸,笑容妩媚风情,“不愧是以酒闻天下的将军,即便无缘以舞侍奉也无所谓。”
  将军亦大笑,“好好好!那便留下吧!”

  满地的红枫随风而起,红叶靠在树下双颊泛红,目光迷离,“好酒……好酒……酒吞!好酒啊!”
  将军任酒液从桌岸流淌入地,“人生难能得知己!”
  知己……红叶透过捂住脸的艳红蔻丹中看着酒吞,精明如他,怎会不知她是细作。他留着她不过是要安抚安政,以防动乱罢了。
  半晌她斟满一杯酒,对着漫天的红枫洒去,她踢掉木屐,在下落的酒液里翩然起舞。

贰.有因
  将军十分宠爱安政大人送上的舞姬,夜夜笙歌醉生梦死。
  红叶听着侍女说着府外人们的传言,坐在铜镜前捧住自己的脸,“将军沉浸在我的美貌之中了呢哈哈哈。”
  笑过之后,她嘲讽地扬眉,“杀了他,我就可以永远地拥有晴明了……”
她的眸中燃起爱恋和不可名状的疯狂,“只要杀了他,我就可以拥有我最爱的人……”

  红枫已然簌簌落下,寂静的秋夜里,红叶散着紫色长发仰躺在榻榻米上。她的手指一点点滑过如凝脂的皮肤,“这些都是他的……”
  一场大火把艺馆染成红色,灼伤了她引以为荣的美貌,而适逢京城的医师安倍晴明出现,用不知名的法子医治好她,她得以再度重生。自此她狂热地迷恋他,视他为神。
  在一次外出采药中,他被毒草腐蚀气息已无,安政把他做成了傀儡,用来威胁红叶入幕府伺机行刺。
  但不知为何,酒吞明明拥有无数舞姬,却独独对她上心,她纵然匕首出鞘,面对他深情的眼神却惶然无措。
  入府之前她从未见过他,只听闻将军威名,他的眼神……竟像是爱慕已久的云中月终于临幸庭院。
  她紧紧地握住匕首,翻身入眠。
  绘着绿水荷花的内室外,将军站在月光下,静静地望着入睡的女子。

叁.玉损
  “速杀将军,晴明已经开始腐……”
  “闭嘴!”红叶恼怒地拍桌,发抖的手握着匕首,“我今晚就动手!”
  “很好。”来人满意地退下。

  她捻起殷红的唇脂,勾勒一个魅惑众生的笑。
  “将军。”她的声音似慵懒的猫,带着怪异却媚气横生的腔调。
  一杯杯的琼浆玉酿倒出,一丝丝的酒气荡漾,她于殿中起舞,腰肢柔软眼波幻丽。
  “这舞有什么名字。”
  “死亡之舞。”她回头一笑。
  他摇摇晃晃地举起酒杯,“以舞祭死亡,以酒做陪葬。”
  “你明知我是细作……”
  她靠近酒香缠绕的酒吞,锋利的匕首反射着寒光。酒吞闷笑,反扭过她的手把刀刃对准心脏,炽热的吻随之落下。
  盔甲摩擦与冲天的火光描摹着杀戮,舞姬的匕首没入了将军的身体,她神色复杂地看着满手鲜血,一把长刀穿过她的身体,长刀的主人安政如同丢弃无用的玩偶,把红叶扔在殿中。
  满殿的酒气亦是冲不掉罪恶的血腥味,她倒在死亡之舞后,血液流到酒吞的身体旁。

肆.缘起
  再次见到她,我几乎按捺不住。
  世人都诧异于我对她的深情,人人都道我是沉迷女色的昏庸之人。
  孰知她多年前在艺馆前的红枫下,醉红双颊对我一笑,拈下一片红枫任其飞舞时,我的心脏从此便交到了她手上。
  我一味地相思,府中的姬妾不过是摆设和各家送来的棋子。
  然万般无奈之下,她竟也成了安政的细作,为了一个叫安培晴明的医师。
  我如愿得到了云中月,而月华却从未照射到我身上。
  那晚她的匕首刺进我的身体,而我本以为她能圆梦,谁知她竟死去。她的鲜血流到我的手边,疼痛使我不能动弹。
  我的家臣率兵来救我,我捡回了一条命,我把她埋在后山的枫林里,每至秋我便携酒入内。
  我的云中月陨落了,陨落在如血的枫叶里。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