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Dover]圣诞恋曲

o圣诞贺文

o估计是2016年最后一篇文

1

他们沉默地走在街上,十指紧扣却没有温度。

弗朗西斯低头解开一段围巾绕在亚瑟的脖子上,亚瑟本能地缩了缩,让弗朗西斯的手指尴尬地听停留在脖颈旁。直至爱人祖母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困惑,他自嘲地笑笑,把围巾替他系好,再度牵起他的手走在冬夜的伦敦。

圣诞将至,满街的灯火通明和喜悦气氛,店门前是翠绿的圣诞树,路灯上是串串缤纷的彩灯。“就快圣诞节了……”他的手拂过面颊旁的金发,轻轻地别在耳后,“亚瑟,在圣诞节那天,我有一件事情想对你说。”

亚瑟“嗯”了一声,倏尔问道,“是隐忍了很久的事情吗?”

“对。”

“关于我的?”

“对。”

“……嗯我知道了。”

也许你想对我说的是分手。亚瑟把脸埋在弗朗西斯的围巾里,不可抑制地叹了口气。

2

夜色蔓延在乳白色的窗帘上,风吹起层层皱褶轻盈地滑过他赤裸的身体,激起阵阵酥痒。

他忍着身体的酸痛,披上外套走出房间。

弗朗西斯又不在。

亚瑟皱了皱眉,烦躁地揉揉乱糟糟的金发,转头看见弗朗西斯收藏红酒的酒柜,从四肢各处传达来的火焰演变为无名火,他赌气抽出一瓶,也不在意珍贵与否年份多少,拔开瓶塞就往喉咙里灌。

他们没日没夜地分享各自的体温和身体,在这所小小的公寓里挥洒汗液和情爱,留下无处不在的痕迹。

但是弗朗西斯已经厌倦他了,不是吗?

他刻板、无趣、不解风情,他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呢?

他想起好友得知他和弗朗西斯交往的时候对他说的话:“别太相信他。”

世人皆知弗朗西斯多情,他知道却装作不知,他像狂热的信徒虔诚地维持着自己的信仰,陷入名为“爱情”的陷阱,心甘情愿地成为俘虏。

酒液灼烧着口腔,失落弥漫在脑海,亚瑟.柯克兰在伦敦的平安夜前夜,喝得酩酊大醉。

3

“答应我,好吗?”弗朗西斯诚恳地握着他的手。

“嗯……”他貌似勉为其难地点头。

细碎的吻铺天盖地而来,浸染着喜悦和如愿以偿。

初夏时节,法/国的交换生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成为了英/国的大学教授亚瑟.柯克兰的学生之一。

深秋之际,他成为了亚瑟的恋人,却是唯一。

亚瑟揉着眼睛,步履紊乱地踏出满地的酒瓶,他摁着发疼的眉心,重重地倒在床上。

他闻着浓郁的红酒味,蓦然想起在确定关系的那天晚上,弗朗西斯用一瓶红酒把他的白衬衫和他染红。

活色生香,缱绻暧昧

他被推倒在沙发上,弗朗西斯扯下学院制服的领带蒙住了他的眼睛,用魅惑轻柔的嗓音在他的耳边絮语。

他一颗一颗地解开亚瑟的衬衫扣子——着装一丝不苟的柯克兰教授,衬衫的第一个扣子永远紧闭,却不知道越是严谨就越想让人遐想衬衫里的风景。湿热的吻从脖颈蔓延到胸前,他亲吻着剧烈喘息的胸膛,伸出舌尖触碰凸/起。

手摸索到桌上的红酒,他侧头吻着发出呻/吟声的唇,装着鲜红酒液的酒微微倾斜,在锁骨盘旋顺着润滑的肌肤滚落。

流淌的红酒里,亚瑟捏着身/上人的肩头闷哼,他的脖颈忘情地后仰,弗朗西斯亦步亦趋地在上面烙下印记,在极致的快意和疼痛中,他们紧密地结合,仿佛不可分离。

仿佛。

亚瑟自嘲地笑了笑,弗朗西斯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给他任何消息了,或许他在和新情人翻云覆雨,或许他在酒吧和漂亮的服务生调笑,或许他在苦苦思索,如何在平安夜对柯克兰先生说分手。

4

“亲爱的,我们去外面走走吧,今天是圣诞节呢。”

弗朗西斯拢着亚瑟冻得发红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呵气,亚瑟平静地望着他,眨了眨有什么朦胧了视线的眼睛,“你……不是有什么想对我说吗?”

弗朗西斯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把手指放在唇边嘘气示意别出声,他握着亚瑟的手插入大衣的口袋里,并肩来到教堂前。

唱诗班的孩子们唱着歌颂上帝的歌,在纯真的童声里,弗朗西斯放开了亚瑟的手。

终于是要说出再见了。

可是松开他的手的人,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拿出了深红色的盒子——躺在红绒布之间的,是一枚闪烁着亮光的戒指。

在亚瑟震惊的眼神里,他说:“Merry Christmas ,and are willing to marry me?”

亚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忽然扯过他的衣领,狠狠地吻了上去。圣诞夜的烟火在此刻绽放,教堂的钟声敲响,他宝石蓝色的眼睛里含着深情,“You are only mine in this world .”

“I know,and I 'm willing.”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