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安娅&叶卡捷琳娜二世

  她第一次见到索菲娅,是在1744年2月9日,年轻的公主穿着裘皮大衣,站在莫斯科的寒风里,绿色瞳孔里是对未来的期待。
  她的绒毛披风在雪中摇曳,兜帽下是精致的娃娃脸,紫水晶般的圆眼睛使她看起来和索菲娅. 弗雷德里卡·奥古斯塔的年纪相差不大,实际上她的生命永恒,容貌不变,因为她是俄/罗/斯的灵魂——安娅.布拉金斯卡娅。
  索菲娅在安哈尔特公爵夫人的带领下与宫廷贵妇们一一见礼,轮到安娅的时候,索菲娅微微屈膝,抬头向她灿烂一笑,“她们都说既不能叫您小姐,也不能叫您夫人,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安娅把耳边的白金色长发拨到耳后,“安娅,叫我安娅。”

  “安娅,这个我不会读。”
  索菲娅把书递给安娅,指着一个俄文单词。
  安娅教她一遍遍地读,她是个很有耐心的老师,很少苛责索菲娅。“卷舌,轻轻地吐气,对。”
  “融入俄/罗/斯于你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安娅望着窗前苦读的索菲娅,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彼得和索菲娅的婚礼定在了1745年8月21日,她已皈依了东正教,名字也该为了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芙娜。
  卸任她的俄语老师后,安娅再度见到她,是在婚礼上,女皇和她的未来的秘密丈夫见证着新人。安娅站在角落里,好笑地看着彼得一脸不情愿。
  她成熟了不少,由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了眼神坚毅的女子,亲吻十字架时,她抬起眼睛看着安娅,安娅一愣,复而骄矜地翘起嘴角。
  婚后的生活对叶卡捷琳娜来说灰暗无光,彼得不爱她甚至厌恶她。能终日陪着她的只有安娅,她们浸润在书的世界里,裙角扫过古旧的书柜,稀薄的阳光穿透她的睫毛,为绿色的眼睛增添凛然傲气。
  安娅依旧唤她“索菲娅”,心情好时叫她“我的好姑娘弗雷德里卡 ”,甚至亲昵地叫她“卡佳”。
  她依恋安娅甚过她的丈夫和情人。切尔内绍夫并没有让叶卡捷琳娜把安娅驱逐于她的生活之外,而当高大英俊且风度翩翩的谢尔盖·萨尔特科夫出现,安娅便离开了宫廷,受封女大公。
  很快她有了第二个情人,第三个情人,她不再是莫斯科的寒风中青涩的公国公主,她已然蜕变。
  她生下安娜的第二天晚上,安娅悄悄地去看她。
  她和小小的孩子蜷曲在柔软的丝被里,安娅面无表情地站在她的床前,弯下身拨开遮挡她面孔的棕色长卷发,看着她轻薄的眼皮和纤长的睫毛。
  “卡佳。”

  彼得对叶卡捷琳娜的态度越来越蛮横,她和格里高利·奥尔洛夫策划政变,一名近卫军军官却被捕。她处在危险关头性命攸关。清脆的高跟鞋声在宫殿中回荡,安娅自黑暗中走出,递给她一柄长剑,“去吧,陛下,俄/罗/斯的光辉属于您。”
  她叫她陛下。
  叶卡捷琳娜接过剑,转身揽住安娅的头,撩开她前额的头发,亲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愿您保佑我。”
 
  权球和权杖也抵不过她的耀眼,沉重的冠冕压在她的头上,她微笑着走向宝座,眉目间已是一代女皇的英气。
  登基加冕的道路很短,三十三岁的叶卡捷琳娜踏在前往权力的道路上却像行走了一生。
  安娅托住她的手,深深屈膝。
  “我的陛下。”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