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北意向]靡情威尼斯

“传统道德标准不过是唇齿间的一口空话,人们追求自由,享受纸醉金迷,沉醉于个性解放所带来的快感。”
                         ——Gucci Guilty

  伊莎贝拉肆意地欢笑,提着火红的裙摆摇曳生姿,她的鞋跟踢踏出清脆的响声,翡翠般的绿色眼睛紧紧盯着台下的费里西安诺。
  他放下制作精巧的面具,揽着伊莎贝拉的腰给予她火热的亲吻。
  威尼斯的狂欢来临。
  费里西安诺,缠绕口中的浪漫,唇齿间的留恋,她们沉溺在温柔的情话中,闭眼呼吸着他独有的气息。
  文艺复兴的空前解放使这座城市更加繁荣,贵族发掘古希腊的雕像与思想,享受着解除束缚后的自由。瓦尔加斯伯爵亦是如此,眯着棕色眼睛搂着丰满美丽如同阿佛洛狄忒①的女子,纵情于漫天飞舞的玫瑰中。
  他亲吻着伊莎贝拉的手指,感受她的战栗他轻微一笑,“我亲爱的伊莎贝拉,在贡布拉②上里绽放你热情似火的舞步。”
  她妩媚一笑,安顺躺在顺水飘荡的小船上,手臂缠上他的脖颈,把艳红的长裙放入水中。
  红色的布料融入了夜色中,伴随着星光沉寂。

  每当夜幕初上,费里西安诺都会坐在庭院里等待她。
  她总会盘起卷曲的棕发,紫色的双眸含着令人迷眩的光芒,踏着妖娆的步伐自黄昏而来。她的艳名宛如珠宝熠熠生辉——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她的歌喉婉转优雅,世人形容她为“戴着项链的夜莺”,她热爱舞会和享乐,更乐意与费里西安诺放纵。
  当她坐在梳妆镜前,随行的医生便拿出水蛭③,他总会阻止医生。他亲吻着她的耳垂,“索娅,你已然风华绝代。”
  她喜欢听他深情款款的情话,就像喝下浓醇的酒,使骨头酥软,脸颊发烫。
  她知道与他纠葛的女子数不胜数,他爱女子娇嫩的脸蛋,细腻的肌肤,美丽的容颜,更爱她们美好而极致的肉体。
  他的心为她们所渴望,她们是利刃,企图分割他的心脏,却发现他的胸膛坚硬如铁。

  气息交换间她问他,“您爱我吗?”
  “爱啊,美丽的女子都是我所爱的。”
  他抚摸着伊莎贝拉小麦色的细腻肌肤,指尖在她的背上跳跃。
  伊莎贝拉不相信这个回答,莫妮卡也不相信,更别说固执的柯克兰小姐罗莎。
  他的“爱”,是教堂彩窗上的阳光,神圣却不真实,只能在穹顶徘徊,不会垂怜人间。
  他说,“你们是我的天使。”
  莫妮卡撇了撇烈焰红唇,捡起地毯的胸衣,他抢过来把玩,笑得天真无邪。
  “骗子,面具下的骗子。”莫妮卡如此评价他。
  罗莎讽刺他,“噢,我们都是天使,威尼斯岂不是天国?”
  费里西安诺的唇流连在她纤瘦的肩膀,“你在之地即是我的至臻天国。”
  他是战无不胜的战士,驰骋在名为“爱情”的战场,战利品是美丽的女子的秋波。

  他枕在安娅的膝上,仰望苍白少女小巧的下巴。她淡金色的长发垂下,带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她饮着茶炊,因甜度不够伸出小银勺去勾兑糖。他接过那勺糖含进嘴里,“你甜蜜的嘴唇是最好的糖,茶饮流进你的口腔内会甜得发腻。”
  “我真好奇你的甜言蜜语都是从哪里来的。”
  “神赐予我,我的女士。”
  他亲了亲她娃娃般的圆眼睛。
  他征服了神秘雪国高傲的安娅,使骄傲的查瑞拉臣服于他,骄傲美艳如克里斯蒂娜,无可避免陷入甜腻的漩涡。他流连在花团锦簇之中, 他把她们从胸衣里解脱而出,在轻纱飘扬间喃喃细语,亲吻着她们如同贝壳的圆润指头,舌尖舔舐着言爱的唇瓣,直至暮色钟声回荡在威尼斯。
  他爱她们,但从来都没有交付真心,只因他是费里西安诺。

①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
②威尼斯的一种小船
③当时的一种美容方法,参加舞会前用水蛭放在两腮下吸血,使面部毫无血色,显得白皙

脑洞来自http://chentuhaiyuan.lofter.com/post/1dce988e_f2e7f17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