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Dover]不合格的情人

◎很俗套的情节,我只是想吃个糖

  亚瑟病了。
  尖酸刻薄的柯克兰一声不出,脸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侧躺在被褥里呼出沉重的气息。
  “噢我的上帝,你是不是以为你翘起来的头发能帮你挡雨?”弗朗西斯坐在床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亚瑟挥手去挡,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轻而易举地抓住他滚烫的手臂。“小疯子,乖乖躺着。”
  昨夜他坐在客厅看电影,睡眼朦胧之时他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他撇了一眼,“亲爱的?”
  “开门……”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亚瑟的声音听起来虚浮无力。
  他趿着拖鞋快速地去开门,看见亚瑟在模糊的雨帘里踉踉跄跄地向他走近,最后湿漉漉地倒在了他的怀里——长期的熬夜加班和大雨浇身击垮了他。
  “你是顺便洗了个澡再回来?省水费?”
  亚瑟靠在他的怀里喘气,淋湿的金发毫不吝啬地往他的睡袍上蹭,“滚。”
  他关上门,搀着因呼吸困难胸膛剧烈起伏的亚瑟走回房间。他剥下亚瑟的衣服丢到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丝毫不反抗的亚瑟,“我的天,我第一次见到你被我脱光还这么淡定。”
  亚瑟咬牙切齿地拿枕头扔他,弗朗西斯灵活躲过,拦腰扛起他,“我应该帮你洗个热水澡。”
  “你能认真给我洗干净那真是奇迹。”亚瑟嘟囔着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弗朗西斯不是没帮他洗过澡,在床上奋战得汗水淋漓后会捞起他放进浴缸里,只是洗着洗着不知怎的两片唇瓣又粘合到一起,肢体难舍难分,未冲干净的沐浴液留在皮肤上,被弗朗西斯重重碾压——他感觉他们不是在洗澡,而是换了个战场。
  每次被折腾得腰酸腿软的亚瑟都会骂他一句:“你真不是个合格的情人!”
  “可是亲爱的你明明很享受,是谁在我身下说……”
  “闭嘴。”
  弗朗西斯这次学乖了,尽心尽力地洗,拼命忍住动手动脚的欲望,手下触摸着爱人滚烫的肌肤却不能下嘴,这简直难以忍受。
  他按捺不住吻上亚瑟的肩胛,亚瑟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朝他脸上泼水,溅湿他的头发。弗朗西斯撇嘴,“好好好哥哥我错了。”
  艰难地洗完澡,弗朗西斯把亚瑟的身体擦干,抱来厚厚的被褥裹住他,翻出风筒帮他吹干头发。
  他的手温柔地穿行在那头细碎的金发间,“亲爱的你能把脸转过来吗?”
  “嗯?”
  “我帮你吹吹眉毛。”
  “……”
  看见亚瑟黑如锅底的脸色,弗朗西斯怀疑要不是他病了没力气,自己早就死了一百回。
 
  夜里,亚瑟的温度有增无减,他的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感觉有如业火炙烤,他想喊睡在旁边的弗朗西斯,发出的却是嘶哑低沉的闷哼。
  感觉到不对劲的弗朗西斯翻身而起,摸索到滚烫的亚瑟,他顿时惊得失声,“亚瑟你怎么样?”
  亚瑟的脑袋轻微地晃了晃。
  他迅速下床找到温度计塞进亚瑟嘴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冰袋,药箱被他的手肆虐, 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他抽出亚瑟嘴里的温度计——39摄氏度,他暗呼一声上帝,放下温度计用湿毛巾擦拭亚瑟的身体试图降温。
  当他终于把药片和温水送到亚瑟嘴边时,他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甚至还能嘲笑亚瑟,“亲爱的,我敢打赌你现在的脸比最熟的番茄还要红。”
  头上放着冰袋的亚瑟昏昏沉沉地睡着,呼吸沉重眉头紧皱。弗朗西斯揉着他的眉心,“安安静静的还真不习惯,虽然这样比较可爱?”
  他想起平日风风火火唇枪舌战的相处模式,忽而噗呲一笑,“我们都是不合格的情人。”
  他坐在床边照看着他,帮他擦拭额角流下的汗液,帮他换头上的冰袋,用棉签蘸水湿润他干燥的嘴唇,直至东方泛起鱼肚白。
  亚瑟睁开眼睛,“喂。”
  这一声沙哑的叫唤在弗朗西斯耳里宛如天籁,“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
  他亲吻着亚瑟的脸颊,在看到对方嘴角翘起的微妙笑意里,他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晨曦的雾霭中,不合格的情人枕在床边安然入眠,一只滚烫的手揉了揉他金色的长发。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