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荼

日常号@少女心你渊

谨慎关注,精神有点问题,三观有点不正。

[APH/娘塔米英]烟视媚行

◎PIN UP GIRLS模特艾米丽
◎贴画助手罗莎

[chapter.1]
  1922年十月,罗莎忍着眼泪提起笨重的旅行箱行走在曼哈顿大桥的人行道上。
  跨越大西洋从英/国而来,本来想投奔纽约的姑妈,却被告知她早已去世,走投无路的罗莎只好靠自己维持生计。
  父母生前都是富有的商人,她在十八岁之前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是个娇贵优雅的小姐。但是在父母去世以及财产被管理遗产的律师卷走后,她彻底沦落底层。
  该怎么办啊……她蹲在人群里,捂住脸苦恼不已。

  “女士?需要帮助吗?”
  沉稳的中年男声传来,她抬起头望着声音的主人。
  男子指着她箱面上贴的画,“我是个绘制海报的画家,想招聘一个助手,我看见你的画色彩和光影处理都不错,你有意向吗?”
  罗莎将信将疑地点头,她的确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别无选择。

[chapter.2]
  她坐在车里,目光随着繁华的纽约移动,她看见穿着牛仔裤和短裙的女孩踏着细高跟在大街上行走,看见酒馆里衣着暴露的女孩扭动着热辣的身躯,她低头打量自己的高领长裙和黑皮鞋,突然感到拘束。
  男子把她带到一栋白色建筑前,绅士地帮她打开车门,她忐忑地下车,眼睛里带着不安。
  男子打开门,转头对她温和一笑,“不要害怕,我不会把你卖到奇怪的地方,你随意参观吧。”

  我的上帝……
  这是罗莎打开这道门不由自主发出的惊叹。
  凌乱的衣物,搁置的首饰,红绒布沙发上躺着美艳的金发女郎。
  女郎穿着黑色吊带袜的腿在沙发上随意摆放,脚尖点着柔软的坑洼。罗莎的视线从她白皙的大腿上那一条魅惑的蕾丝带子移到她穿着白色短裙的身体上——上帝啊那裙子真短。
  罗莎羞红了脸不敢再看,转头就要出去却被女郎一把揪住了辫子。
  “亲爱的,你是新来的吗?”女郎用轻灵的声音问她。
  “我是……我是那位先生请过来的助手。”她扯回自己的辫子,差点撞上女郎两团十分波涛汹涌的柔软。
  “你是安格尔带来的那个女孩吧?嘿甜心你好,我叫艾米丽,艾米丽.琼斯。”
  小甜心推推眼镜,“你好,我是罗莎.柯克兰,望您指点。”
  她说完就低下头鞠躬,提着长裙的裙摆狼狈地飞奔下楼。

[chapter.3]
  确定好薪水后,罗莎就在这栋楼的阁楼住下了。
   叫她甜心的那个金发女孩是这里的模特,和安格尔先生签下了长期的合同,享有不错的工资和待遇。
  工作第一天,罗莎就狼狈出错。
  她不好意思抬头。
  在画家、助手和化妆师面前,艾米丽只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从化妆室里走出。
  随后她抬手把金色卷发别在耳后,倚在门边朝画家吹了个口哨,“OK!”
  画家熟练地画出轮廓,助手则递给他颜料和负责边角的上色,这期间要不断地打量模特以便选色,从小矜持得体的罗莎被这种场面吓得战战兢兢,手一抖把几瓶颜料撒到了裙子里。
  画家无奈地挥手让她去处理,她奔跑在长廊里心如鼓跳,脑里是她抬头那一瞬间艾米丽对她抛去的媚眼。
  天蓝色的眼睛含着笑意,浅金色的睫毛一张一合,眼皮轻闭复而开启。
  销魂蚀骨,美艳风情的媚眼。
 
  好在没有影响接下来几个月的海报绘制工作,尽管柯克兰小姐依旧会脸红心跳。
  适逢化妆师今日有事不能来,作为画室里除了模特以外唯一的女性,罗莎被指派去帮助艾米丽更衣并化妆。
  “嘿小甜心,我说你的手能别抖了吗?我很冷哦~”
  罗莎的手按在艾米丽光滑的后背上,帮她拉开裙子背后的拉链。室内很安静,链条脱离布料的撕拉声十分清晰。
  她拿起凳子上放着的蓝色波纹胸衣,鼓起勇气把带子塞进艾米丽的两条胳膊里。
  手指发烫的小甜心一边努力专心地给艾米丽系好胸前的绑带,一边咒骂设计这款胸衣的人——好好的不在后面扣,非要绕到前面来。
  两团白皙的丰腴在她的眼前晃动,她的手指不甚灵活地在前胸左绕右绕,最后在艾米丽好笑的眼神里把胸带一扯,绑了个可笑的蝴蝶结。
  “我亲爱的英国小淑女,你快要把我的胸骨给勒出来了。”艾米丽夸张地深呼吸。
  “别动别动,要化妆了。”
  艾米丽乖乖坐好,完全看不出叛逆好动的影子,天蓝色的眼睛望向她异常温顺,像一只乖巧的小鹿。
  她的手势十分轻柔,软毛刷扫过艾米丽的脸颊,再上滑到额头,香粉在空气中挥洒,胭脂在羊脂玉般的脸上泛着蔷薇的颜色。
  艾米丽起身在镜子前打量着口红的颜色,“会不会太浓了?”罗莎凑近打量,“没有啊……喂!”艾米丽捧住她的脸在右脸上印下一个朱红色的唇印。
  “好了,现在颜色正好。”

[chapter.4]
  “大自然似乎在她身上浪费太大……所有绝妙的天赋都……艾米丽?!”
  读着诗人保罗.克洛代尔名言的罗莎看着突然钻进她被窝里的艾米丽吃了一惊,“你在干什么?!”
  “睡觉啊。”艾米丽眨着眼睛,把头凑近罗莎的手掌。
  睡觉睡到了我的床上。罗莎默默无语,满脸不情愿却分她一半被子。
  艾米丽爬起来把台灯关掉,“晚安我的甜心!”
  这是我的房间!我还没看完书!想起身反驳的罗莎被艾米丽的胳膊压下,只好憋屈地被她搂着。
  睡衣的布料很轻薄,摩擦间能感受到皮肤的温热,艾米丽的胳膊横过她的胸触碰到她的右肩,贴合着生出炽热。
  夜色里,罗莎瞪着祖母绿色的眼眸,死死地看着艾米丽一点点向她移动过来的腿。
  它缠上了罗莎的腰。
  艾米丽似乎把她当成了大号的玩偶,整个人挂在她身上,头枕在她的胸前,睡得蓬松的金发蹭着她的颈窝激起异样酥麻。
  她推她反而越抱越紧,百般无奈下,她浑身僵硬地躺着任由她搂。

  艾米丽醒来的时候,撞进了一篇绿色的幽深的湖。
  小甜心大概也是刚睡醒,湖里蒙上了一层水气。
  艾米丽凑近看她脸上细细的绒毛,看她小巧的鼻子微皱,看她娇艳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可惜还没看够,脸红的小淑女就把她推开了。
  她饶有兴趣地趴在床上看罗莎换衣服,罗莎躲到帘布后探出头,“你……你别看啊!”
  艾米丽含糊地点点头,眼角却瞟去那一层被光影笼罩的帘布,盯着她纤细的身姿在淡黄色的布上投映。
  唔……腰很细……腿不错……等等胸怎么有点发育不良?
  罗莎谨慎地绑好胸衣穿上长筒袜,炎热的夏天她依旧一层内衬裙,再穿上蓝白相间的长裙。
  她披散着金发走出,挥洒着细微的尘埃。
  “诶我帮你梳头发吧!”她抓起罗莎的头发,拿起梳子折腾。晨光熹微,艾米丽跪在她后边的床上,笨拙地把头发分成一股股,罗莎安静地垂眸,手指绞着绑头发的丝带。
  最后她给罗莎绑了个歪歪扭扭的辫子,兴奋地从后面抱住她,“真好看我的小甜心!”

  安格尔先生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太太,宣布放一天的假。
  艾米丽拉着罗莎在纽约疯玩,带着她在人群里小跑,陪罗莎看她想看的电影,像孩子一样买五颜六色的气球。
  路过时装店时艾米丽皱眉看了一眼罗莎的长裙,“小甜心你得换身新衣服了。”罗莎惊恐地看着橱窗里短到她认为“可怕”的裙子,拼命地摇头。
  艾米丽干脆把她抱起,一头扎进了店里,横冲直撞一路倒下无数塑料模特。
 
  从服装店里出来,罗莎就一直悄悄扯短裙的裙摆,希望能遮住她的膝盖,可扯出了皱褶也不见效果,她干脆低着头放弃。
  玩累了的两人躺在公园的草坪上,罗莎的发辫凌乱地散开铺在茵茵绿草中,艾米丽突然爬起,“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她擒住罗莎的手腕,往罗莎的眼镜上呵了一口气,白雾模糊了罗莎的视线,她的另一只手想要摘掉眼镜却被艾米丽按住,白雾即将消散之时,艾米丽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气球摇摇晃晃地飞走,艾米丽伸出手指“嘘”了一声,在眼镜的白雾上画了一个爱心。

[chapter.5]
  “别闹!”
  罗莎按住艾米丽在她腰上作乱的手,小心地看了一眼窗外。
  “不要,我要给我的小甜心很多很多爱。”
  艾米丽掀开她的睡裙,“哇好可爱,小甜心穿草莓印花的粉色小内裤!唔唔唔!”
  罗莎拼命捂住她的嘴。
  艾米丽笑嘻嘻地亲了她手掌一口,咬着罗莎发红的耳垂,“要看我新买的口红吗,我想试色。”
  那管鲜艳的口红被艾米丽涂在唇上,她轻笑一声从罗莎的脖颈一路亲吻到锁骨,印下一个又一个唇印,有如铁烙灼烧着罗莎的皮肤。

  那一天是怎么回来的罗莎已经忘记了,第一次被亲吻的羞涩充斥着她的大脑。她们在车上默默无言,直到艾米丽捧住她的脸,“柯克兰小姐,我喜欢你。”
  这一句话无异于平地惊雷,她的心脏被又酸又软的情绪填满,她的脸颊发烫手指无力,一种想紧紧拥抱的情绪占据了她的理智。
  她的确这么做了。
  她的下巴搁在艾米丽的肩膀上,“你也喜欢我。”她听到艾米丽发出的声音,但傲娇的英国淑女是不会承认这么露骨的事情的,于是她小幅度地点了一点头,再回以一句颇有撒娇意味(在艾米丽听来是这个感觉)的“哼”。

  恋爱的时光十分甜蜜,她们在更衣室里隔着胸衣拥抱,在作画时趁着安格尔休息偷偷地接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相拥而眠。

  1923年八月,卷走遗产的律师被捉获,伦敦警察局委托新律师通知罗莎回来继承她父母的财产。
  在码头送行的时候,艾米丽死死地握着她的手吻着她的嘴角,“小甜心,你不会再来纽约了是吗?”
  罗莎沉默了,她已故的父母在遗嘱里为她安排好了一切,产业、宅邸、甚至婚姻。
  她放开了艾米丽的手,登上了回伦敦的船。

[chapter.6]
  在纽约熙熙攘攘的街上,穿着时尚的金色短发女孩揭下了一栋建筑前的应聘广告。
  “嘿,我来应聘模特。”
  老板抬起祖母绿色的眼睛,“薪水要多少?”
  女孩揪住老板的辫子,把她按在柜台上,“薪水嘛,一个月一千个罗莎.柯克兰的吻!”
  老板狠狠地吻住女孩,“恭喜你,艾米丽.琼斯小姐,你获得了这份工作。”
  艾米丽的手从她的裙子下摆钻进去,指尖在她小腹间打圈,“柯克兰老板,我要求这份工作终身制!”
  她搂着艾米丽的脖子仰躺在地上,“可以!”

  风吹起洒落一地的招聘模特的广告,广告上的内容清晰可见:
  现招募一位模特,仅限金色短发蓝色眼睛,薪水可商议。
  有意者请入楼内咨询罗莎.柯克兰小姐。
                        1924年8月15日

评论(2)

热度(14)